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諸天之出租師尊在線閱讀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備受打擊的長孫晏

第四百二十三章 備受打擊的長孫晏

        聽到長孫晏的話,單美仙撇了撇嘴,感覺到沒勁。

        “還以為你多少有些骨氣呢。”

        解開了長孫晏的生死符之后,長孫晏終于松了一口氣,接著有一絲悲涼,沒想到自己宗師高手居然被一個陰葵派小丫頭給折磨的死去活來。

        不過他也沒有逃跑或者在使用其他陰毒的手段,他心中很清楚,單美仙想要殺自己剛才就動手了。

        看到長孫晏的話,單美仙賭氣的把腦海中關于王澤的話重復了一遍。

        “我倒是真沒有嚇唬你,這確實是商周時期的武學,當然我也是偶然得到一些甲骨上的碎片研究出來的,商周的武學都講究易數,就好比方才種入你體內的生死符種,這是一種可以用不同的分量真氣種下,所以解法也不一樣,如你以陽剛手法化解了一張生死符,未解的生死符如是在太陽、少陽、陽明等經脈中的,感到陽氣,力道劇增,盤根糾結,深入臟腑,即便不可收拾,如以陰柔之力化解罷,太陰、少陰、厥陰經脈中的生死符又會大大作怪,更何況方才我施展的每一張生死符上都含有分量不同的陰陽之氣,不知道分量胡亂解的話,只可能越解越厲害,這其中解法可以組成數千種之多,辦法告訴你了,下次你要是真有那毅力下次可是自己嘗試一番?”

        “咳咳,不敢了,少宗主那還不如殺了我痛快。”

        聽到單美仙告訴自己這生死符的解決方法,長孫晏不僅沒有絲毫的驚喜之色,反而更是老實起來,這才是真正讓人無解的東西,告訴你解決的方法,但是就是無能為力。

        想到這里,長孫晏萬念俱灰的拿出一本秘籍直接扔給單美仙,道:“這道心種魔大法我確實得到了一本,是我偶然知道了當年邪帝向雨田族人之地,從他們那里偷來的,不過我沒想有想到這道心種魔大法居然是兩本。”

        說道這里,長孫晏一臉的懊悔之色。

        “切!”

        單美仙不屑的說道:“我娘還說圣門之中,除了陰葵派外,就你們魔相宗是最為隱秘和深不可測的門派,但在我看來你連天蓮宗那伙商人都不如,起碼人家還知道手中物品的價值呢。”

        說道這里,單美仙舉起剛才得到的圣門筆記說道:“你知不知道靜齋的始祖地尼,就是因得翻閱《魔道隨想錄》之緣,從而曉得‘破碎虛空’之秘,《慈航劍典》幾乎就是從這本書中受到啟發,不光如此,慈航劍典不過就是另外一種道心種魔罷了,只是仙胎魔種,各走極端,源頭則一樣,你居白白放棄手中的寶貝不自知,真是愚蠢。”

        聽到單美仙的話,長孫晏張大口,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只是拿到了這本圣門之中最無上的絕學,單美仙也沒有一絲開心之色。

        本來她還開心,認為自己得到了圣門筆記可以破開慈航靜齋的武學不說,還能接著這道心種魔大法一探破碎虛空的秘密,只是當王澤在腦海中告訴單美仙這道心種魔大法的真相后,單美仙大受打擊。

        說起這部武學叫種玉功、種魔訣更好一些。

        這寶典共分成上下兩部,上部專講練出魔種的訣竅,下卷則是由魔入道之法。具體來說種魔大法有三個條件,就是種魔者、爐鼐和魔媒。道心種魔大法專講精神異力,使精神有若實質,無孔不入,能不戰而屈人之兵。把整個天地的精氣不住由自己的毛孔吸入體內,轉化作真元之氣,不僅能強化凝聚精神,克制對手心神,是奪天地造化,攫取宇宙精華的玄妙功法。

        但關鍵一步爐鼎卻是重中之重,尤其是要選個天資卓越,禪心堅定的正義之士,潛進對方心靈深處,歷經種種變異,播下魔種,由無至有,大法始成。

        修練者若不小心,受爐鼎之情狂擊,輕則走火入魔,重則萬劫不復,形神俱滅,故古往今來,邪極宗雖人才迭出,凡修此法者,均落得敗亡身死之局。

        不僅如此一旦功成,則爐鼎必定精枯血竭而亡。

        所以邪極宗在發覺修煉道心種魔大法的困難后巧奪天工,制造了邪帝舍利這種東西,妄圖依靠其內的元精或真氣克服重重困難。

        原著之中的謝泊、墨夷明等天資卓絕之輩都沒能練就,而向雨田練至後來雖然活到隋末,壽命已長達數百年,但究竟有沒有練成都是一個未知數,畢竟誰知道他爐鼎是誰,或許他根本沒有走到最后一步,所以一直無法破碎虛空。

        甚至王澤猜測,邪極宗到了向雨田這一代,可能向雨田的思想發生了改變。

        或許最后在宗門與武學之間,向雨田做了取舍,最后選擇了保住邪極宗,畢竟邪極宗歷代宗主無不是天資聰穎絕世之輩,都大有希望統一圣門,但最后都因為這絕學最后重蹈覆轍。

        不過這門武學畢竟是邪極宗寶典,即使向雨田也心中也難以親自下手,所以傳給四名兇殘徒弟道心種魔大法跟提取舍利元精的法門同時,也把提取元精之法教給祝玉妍和邪帝石之軒,卻將舍利交由魯妙子收藏在楊公寶庫里,故布疑陣就是讓四名弟子跟陰癸派互相殘殺,借著邪王陰后來幫自己解決心愿。

        不然的話以當年邪極宗歷代宗主和弟子無一不是天資聰穎之輩怎么去找這種徒弟。

        所以至明朝洪武年間,魔師龐斑獲傳的道心種魔大法已無文字記載,都是利用口頭傳授,他更自創以情制情的法門,用愛人靳冰云當魔媒,利用風行烈的道心成功練成大法。

        另外,韓柏則因赤尊信犧牲自身而獲得屬於赤尊信精氣神所結合成的魔種,并再與秦夢瑤以道胎共練雙修大法後,練成另類的道心種魔大法,并非魔門正宗所流傳的道心種魔大法。

        后者更像是慈航靜齋與道心種魔雙修的一條道路,根邪舍利沒有半毛錢關系。

        要不然就是向雨田發現了先輩們修煉這門武功走了岔路,不該利用邪舍利,但是可惜他之前已經用過,一旦靠近舍利或者生出毀壞舍利的心思都會被吸收,下不了手,所以才做出那種布置。

        王澤的這兩種猜測,一種是根據《翻云覆雨》得來的,一種是通過《日月當空》猜測得到的。

        總之當王澤把修煉道心種魔大法的方法告訴了單美仙之后,立刻讓單美仙失去了一切興致。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