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在線閱讀 - 第781章 一定要先去挖坑!

第781章 一定要先去挖坑!

        隨著紅地毯落在空地上,這時灶房前面也同時出現一道剛剛消失的小身影。這道小身影一轉身?

        ——赫然就是笑靨如花的關平安是也。

        與她這表情不相稱的則是她正一手拖著一塊長菜板,一手握著把菜刀,雄赳赳氣昂昂地沖向黃瓜山。

        時至今日,可見除了部分至今還解不開的謎底,對于小葫蘆和紅地毯的妙用,關平安已經能信手拈來。

        如這座黃瓜山,要是沒有紅地毯的收納妙用,高高壘起的黃瓜早已紛紛滾下,哪還這么牢牢地待著?

        很快的,小葫蘆內。

        關平安放下兩手的東西,她又是一個閃身不見了。

        同樣的,原本又一次空無一人的地方,又是一轉眼間突然出現兩大筐水果,還有一張小木扎。

        瞧這架勢,關平安這是不僅想擺弄出百味兒的腌白菜,就是水黃瓜旱黃瓜,她也想獨出心裁。

        其實吧,通常來說水黃瓜是用來炒著吃、做湯或者涼拌,這在當下的大眾眼中幾乎是公認的。

        有想腌成黃瓜條,也絕大多數人家是采用旱黃瓜。如今就幾乎鄉下家家戶戶的小園子里都種旱黃瓜。

        到了夏天成熟時蘸醬生吃,入秋后用來腌咸菜。

        而關平安知道不?

        她肯定是知道的,她娘可是過日子的一把好手。但是有了小葫蘆就是能任性,啥啥的存庫都是老多老多的~

        就不說此刻晾曬的大白菜究竟還有多少量存在竹屋地下室那個倉庫,就是她正切吧切吧的黃瓜,存貨也多得她連著快大半年不敢再種。

        用她老子關有壽的話來說。

        ——閨女啊,別再種了。就是咱家四口人盡是天天吃頓頓吃這玩意兒,咋地也得吃個三五年。

        可想而知有多少。

        這也是關平安想消耗一部分瓜菜果蔬的原因之一,過了秋收她可是要闖蕩江湖的小飛俠,不多騰空些地方咋整?

        到現在她還有些后悔自己當初預算種地瓜時出現失誤。原以為養了十頭豬還會接著養個幾頭。

        結果呢,地瓜種多了。

        當然,關平安絕對不承認全是她的錯。

        能怪她嗎?

        她就是那么隨口一打聽,原來紅薯的品種可多著呢。有紅芯的、白芯的、黃芯的,還有紫芯的。

        于是吧,她老表叔給的、她姑父的,還有穆休讓他大伯寄的,她是真的試試,一試就試多了。

        還有個原因,她爹就分析過她在小葫蘆里種的地瓜,畝產量還真能達到兩萬斤。為啥這么說?

        地瓜個大得要她摟呀~

        想要地瓜蛋子的話,還得那一頭插好地瓜秧,這一頭就開始刨,就你這樣的放著不動讓它長。

        它可不得使勁長?

        嘖嘖嘖……西瓜地都能時常結出個四五十斤的大西瓜,那埋在地下的地瓜真沒啥好奇怪的。

        不信的話,你就讓蘿卜待在黑土下。先別急著拔,過一個月拔一根,瞅瞅它們的漲勢到底如何?

        這一番話下來,嚇得她一天跑十二趟小葫蘆,隔一個時辰就瞅瞅藥園子里的野山參會不會成精。

        人家畢竟是長在地下是不?

        糟心得嘞~

        現在還不知放著不動就讓白蘿卜長,過了大年三十兒會有多粗多長,可地瓜卻是需要解決了。

        她爹不喜歡吃地瓜,就是她哥吧,也是說吃怕了,偶爾為之還行,或者摻著高粱大米啥的也行。

        都是她那位祖母惹的禍~

        她還記得在老院里,她奶奶是咋分地瓜呢。

        據說到現在大房那邊的主食和豬食還是大部分都是地瓜,一年無間斷,吃到地瓜爛了還得吃。

        你說這是圖啥?

        四個兒子,就是她爹到了今年年底真不給孝敬糧……不,她爹是一定會給的。上次腹瀉事件,她家就出了只老母雞。

        也就是說四個兒子里除了老大以外,仨兒子一年的孝敬糧,加上她老姑關歡喜在內的四房一到逢年過節的禮。

        嘖嘖嘖……就是倆老人不上工,這么老些東西也夠他們吃用的,更別說分家時留下的私房錢。

        這下子好了吧?

        舍不得吃舍不得花的,還老想盡法子榨干她爹,結果連老底兒都被自己的寶貝大孫子給撬了吧?

        該!

        還得吃地瓜!

        “滴滴滴……”

        關平安一邊切著手上的黃瓜,一邊胡思亂想著。突然鬧鐘的聲音響起,驚得她立馬停下手來。

        挖坑!

        一定要先去挖坑!

        身上全是一股子的黃瓜味兒,關平安顧不上再切黃土條。

        將菜板上已經堆了不少的黃土條也一起倒入一旁的菜筐內瀝水,她撒開腳丫子就沖向湖的方向。

        馬六屯依山而建,周邊都是大山。三面環山,唯一就是屯子的西頭有條直接通到外界去的土道。

        而馬六屯就坐落在這群山中的一片平原之地上,關家小院就在北山與云山的交界線往北移之處。

        要不是后院足夠寬闊,隔了一堵土墻后面還有一條小通道的話,這一座院子就接近于靠山而建。

        而也是因近北山,當初原主人選擇的這塊宅基地的地勢就比前面兩百米外的一排院子略高不少。

        站在關家的大門口,個高的側過身可見由高處向前院馬振興家的那一排排院子緩緩地降低形成一個坡度。

        雖說這高度還不到什么高處不勝寒的地步,但山風一卷而過時,就明顯比卷過其他人家院子更為強勢很多。

        夏天有多涼快,冬天就能有多冷。

        不然關有壽豈能要建什么門斗?

        他就是擔心山風過于狂躁,耍性子時一個不好就將煙囪里的火星刮起,落在門簾上造成失火。

        出了小葫蘆的關平安從自己臥室的窗口翻出,躡手躡腳地趴在東屋窗戶下聽了片刻動靜,又從溜到后院。

        或許是她此刻心情又是緊張又是激動,也或許是人剛從室內出來,還沒來得及體會到秋夜的冷。

        這不,她剛一從后門翻出,一沒了遮擋物擋住,一陣秋風呼嘯著朝她迎面而來,讓關平安下意識地打了個激靈。

        之前就聽她爹說這兩天深夜里的氣溫都在十至十二,與白天的烈陽高照不同,要注意防寒。

        為此,她還特意讓小黑給她爹送棉襖,倒是此刻自己一個大意給忘了居然還穿一身單衣單褲。

        十攝氏度的氣溫雖然還算不上嚴寒,但也絕對不暖和。

        可讓她再倒回去?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