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庶門風華在線閱讀 - 第六百五十二章、私心

第六百五十二章、私心

        其實,顏彥是故意這么說的

        她自然聽出王實修夫人是在向她賣好,只是她很不喜歡這兩口子,太過勢利不說,也喜歡仗勢欺人,顏彥也是在顏彤嫁進去之后才知道,王家果真有一個弱智兒子,是王崢的哥哥,當初王實修就是想逼周婉嫁給這個傻子。

        至于這人傻到什么程度,顏彥倒是不太清楚,估計是要比當年陸呦嚴重,因為顏彤說王家并不想承認有這么個兒子,也不許他出來見人,被關在鄉下的一座莊子里,顏彤也沒有親眼見過,她只是偶然聽丈夫的奶娘提了一嘴,想再問時對方死活不肯說。

        因著這件事,顏彥委實看不慣王家的做派,所以才想著給對方一個釘子。

        可惜,兵部尚書趙平的夫人一向和王實修夫人交好,見此忙把話接過去了,“阿彌陀佛,總算不用再提心吊膽了,總算可以過上安穩的日子了,說起來還是百惠郡主的命好,自己能干,嫁的男人也有本事,又不肯納妾,兩口子一心一意過日子,我們呀,是羨慕不來的。”

        “可不是,還得說是皇后慧眼,給做的好媒,我記得真真的,那是在太后壽宴上,皇后給賜的婚。”有人笑道。

        “罷了,這個功勞可跟本宮沒有關系,還得說是百惠郡主自己本事,會調教人,難怪老人們常說福德福德,一個人的福氣啊是跟她的德行相匹配的。”皇后笑著擺手說道。

        顏彥見這個話題有點敏感了,也幫著岔開了。

        因為當初皇后賜婚是私心作祟,怕顏彥纏著太子,所以才迫不及待地逼她下嫁,這是誰都明白的事情,這個場合說這種話,皇后心里能舒坦?

        再有,皇后偏偏又提到什么福德,不管這話有沒有隱射顏彧的意思,但太后和朱氏以及在場的人肯定會多想的。

        顏彥雖是來看熱鬧的,可絕對沒有給太后添堵的意思,尤其是一個大年初一。

        好在接下來的話題比較安全,有人問起了顏彥家新出的襪子和手帕,趁這個機會,顏彥說自己打算開一家大一點的作坊,專門做襪子和手帕,因此,家里有棉花的可以賣到她的店里,想種棉花的,她可以免費提供種子和種植方法。

        從棉花又說到了打谷機,接著又說到藕粉說到牛乳說到了蛋糕,主要是大家都對顏彥好奇,想知道這幾年她究竟掙了多少錢,別的不清楚,但那個打谷機她們大致有個數,還有那個蛋糕店和飯莊,生意好得不行,城里都開了好幾家店了,還有那個繡莊和綢緞莊,也是獨一家的貨,生意也比別家要好。

        此外,她們知道顏彥的莊子也有十來個,還有兩個特別大的,是由荒山改造的,因此,她們隨便一估算,顏彥每年的進賬至少在三四萬貫以上。

        這可不是一筆小數,要知道,她們這些正經的世家大族一年的進賬大多也超不過兩萬貫,可她們的開銷卻比顏彥大多了,一大家子的各種開銷和人情禮往,一年下來也結余不了多少。若是這一年再做一場婚喪嫁娶的好事,得把好幾年的結余填進去。

        因此,大家都想著跟顏彥套套近乎,看看能不能也跟著受點益借點光什么的,畢竟顏彥掙錢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據說她現在又瞄上了什么海外貿易,正預定商船呢。

        退一步說,即便生意場上借不上光,可和顏彥走近些肯定沒壞處,誰不知道,皇上對這兩人是越來越看重了,沒看陸呦一從戰場回來就硬塞一個云麾將軍給他,就這,陸呦還不想干呢。

        這不,沒幾天,又封他為欽差特使,風頭早就越過了鎮國公世子陸鳴,興許啊,這次和談回來,皇上還得給升官呢。

        還別說,這些女人們在慈寧宮里嘰嘰喳喳地追問顏彥時,外面的紫英殿里也是一片嘈雜。

        原來,皇上提出要往北地燕云十六州派文官武將,因著人數太多,一時難以從現有的官員中抽出這么多人來,所以三位丞相的意思不如干脆加試一屆恩科選拔些人才,文舉武舉同時進行。

        所以今日的朝拜被臨時改成了朝會,商討的第一個議題就是加不加恩科。

        令李琮意外的是,這個議題幾乎沒有什么疑議就通過了,在場的文武百官幾乎一邊倒地贊成,這樣的場景自李琮親政以來并不多見。

        李琮略一思忖,明白這些官員們是怕抽到自己人頭上,尤其是這些武將世家,這些人誰家里沒有幾個兒子,可誰也不舍得把自己兒子送去北地,條件艱苦還在其次,怕就怕萬一哪天契丹反悔,趁大周不備來一個偷襲,這責任可就大了,一個弄不好就得把命交代了。

        因此,加試恩科是最理想的,左右這些學子們還沒有進入官場,對他們來說,能進入仕途才是目的,條件艱苦點怕什么!

        李琮倒是也同意加試恩科,可加試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完成的,這件事操作起來最快也得小半年,因此,李琮直說了,需要先派幾個人過去主持日常事務,總不能一直沒人主事吧?

        詢問了半天,見沒有人答應,李琮正要開口欽點時,陸鳴站了出來,“啟稟皇上,臣愿意替皇上分憂。”

        沒辦法,陸鳴不站出來也不行,因為皇上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三次,他還能看不出對方的意思來?

        再則,陸鳴本來也打算出去躲個幾年,正好避開家里的這段非常時期,只是這樣一來,他有點對不住一向疼愛他的祖母,也對不住對他寄予厚望的母親。

        他一開始的猶疑也正是為此,沒想到皇上正好替他做了決定,倒是省的他為難。

        “哦,鎮國公世子愿意前往,好,很好,不愧是立耑的兒子,知道替朕分憂,忠心可嘉,勇氣可嘉,朕沒有看錯你。”李琮對陸鳴的識趣也很滿意,也省的他為難。

        畢竟陸鳴也剛從前線回來,陸端還在前線呢,這個時候他再欽點陸鳴去鎮守邊關貌似有點說不過去,因為歷來很少有世家嫡子駐守邊境的,除非是戰時需要。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