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攻略極品在線閱讀 - 第1111章 嫁給前任他哥(三十七)

第1111章 嫁給前任他哥(三十七)

        他們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

        顧晟、顧昊這對原本相親相愛的親兄弟,終于走到了“相互提防、相互算計”的這一步,成為了敵人!

        “爺爺,我、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這件事還沒影兒呢,貿然說出去,一旦不成,會讓關心我的人失望。”

        顧晟感受到屋子里的氣氛有些凝滯,便故意笑了一聲,輕聲解釋道。

        他不解釋還好,越解釋,顧老爺子等三人心里卻難過。

        阿晟對他們這些至親,也不愿意說心里話了嗎?

        對此,顧老爺子倒也能理解。

        畢竟之前,在顧晟最脆弱、最艱難的時候,他們這些至親放棄了他,轉而選擇了顧昊!

        他心中對親人們存了芥蒂,開始在他們面前偽裝,也在情理之中。

        可理解是一回事兒,切身經歷又是另一回事兒啊。

        親眼看到自己一手養大的乖孫,對自己這般戒備,顧老爺子心里一陣陣的抽疼。

        唉,阿晟到底不是過去的阿晟了,即便以后能站起來,他的性情也已經發生了改變。

        而顧家再也回不到從前。

        “阿晟,其、其實,你、你不必這樣——”

        顧母心亂如麻,嗚嗚,怎么辦,她的兩個兒子成了仇敵,手心手背都是肉啊,這讓她一個做母親的,如何在兩個兒子中間做選擇?

        “媽,我這不是不想讓大家空歡喜一場嘛。”

        顧晟卻故意裝著沒有聽懂的意思,笑著說道,“如果我真的能再站起來,直接好好的走到眾人面前,那場面,豈不是更震撼,更讓人驚喜?”

        驚喜?!

        是驚嚇吧!

        顧老爺子無聲的嘆了口氣,罷了,顧晟、顧昊兩兄弟的對立已經形成,他們這些做長輩的,再不想面對,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如果換個角度,顧晟顧昊相爭,也未必全是壞事。

        顧老爺子不愧是叱咤商場的老狐貍,略一沉思,便有了新的想法。

        因為長孫的意外,他放棄了嫡長繼承制。

        如今兩個孫子的矛盾已經形成,他們很難再回到過去的相親相愛、相互扶持,那么,就索性來個“競爭上崗”。

        誰有能力,誰更適合做顧家掌舵人,顧老爺子就推誰上位。

        或許過程會很慘烈,或許還會出現令他心痛的事,但結局應該是好的:那就是通過競爭,他可以選出一個最適合的繼承人。

        而且競爭上崗有競爭上崗的好處,有了“競爭”意識,顧晟和顧昊就會明白,誰也不是唯一,誰也不是不可替代,只要他們不夠努力,就會被放棄。

        有了危機感,他們就會拼盡全力的表現,并且不敢違逆長輩。

        就像之前的顧昊,之所以敢肆無忌憚,還不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是“唯一”,吃定了顧家長輩們為了家族,明明心里憋屈,也不敢把他怎樣?!

        誰也沒有想到,短短幾秒鐘的時間,顧老爺子心中已經轉了一個圈。

        他甚至做好了計劃,即一旦長孫康復,就鼓勵兩個孫子進行“良性競爭”,并遏制他們在競爭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損傷顧家利益的舉措。

        當然了,這些都還只是想法,而且這個想法是建立在顧晟康復的基礎上。

        但不知為何,顧老爺子就是有種直覺,有“楚安妮”這個神醫孫媳婦在,顧晟或許真的能創造一個奇跡。

        “好,一切都聽你的。”

        顧老爺子有了新的計劃,也就不再糾結什么“兄弟鬩墻”,競爭就競爭,顧家注定不能像世家大族那般有序傳承,那就索性來個狼性文化。

        誰厲害,誰上位!

        “可、可是,爸,這、這——”

        顧母并不知道顧老爺子的想法,直到現在,她還是不能接受兩個兒子站到了對立面的事實。

        可聽公公這意思,竟是默許了顧晟。

        這不好吧?

        故意瞞著阿昊,如果日后阿晟真的站起來,阿昊得知了真相,還不定怎么埋怨他們這些做長輩的呢。

        到時候,他們兩兄弟的矛盾可能會越來越深啊。

        “好了,你就別擔心了,爸爸自有決斷。”顧父有一個強勢的父親,所以他的性子便有些軟。

        他已經習慣了聽從父親的安排,所以,一聽顧老爺子發了話,便本能的應了下來。

        見妻子還想說什么,顧父趕忙拉住她的手,低聲道,“放心吧,爸爸心里都有數的。”

        顧父想法也簡單,都是顧家的子孫,顧老爺子再看重家業,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兩個親孫子斗得你死我活。

        “再說了,現在阿晟還病著,以后怎樣,還都只是未知數。”顧父湊到妻子耳邊,小聲的說道。

        顧父這么說,倒也不是不希望大兒子站起來,只是覺得,以后的事以后再說,現在沒必要為了還沒有發生的事就擔心、發愁。

        “就算擔心以后的事,現在也不必著急。”

        顧父又道,“阿晟只是剛剛有痛感,想要徹底恢復、治愈,還需要很長的時間。”

        顧晟已經癱了三年,雖然有護工護理,肌肉沒有出現萎縮的情況,但癱了這么久,身體的機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就算痊愈了,想要重新站起來,并像個正常人般行走,也需要復健。

        而這個過程,很漫長,最快也要兩三年呢。

        兩三年里,也足夠他們慢慢的緩和兩兄弟的矛盾,盡量讓他們和平相處!

        顧母聽了顧父的分析,慌亂的心漸漸平復下來。

        “不管怎么說,阿晟的腿有了知覺,這是好事,咱們理應高興啊。”顧父最后總結道。

        “對,是好事,咱們也確實應該高興,不該在這個時候進行說教。”顧母點點頭,表示認可。

        就這樣,顧家的三位長輩達成了一致。

        跟顧晟和安妮說了一會兒話,親眼看著安妮把銀針都取下來,又讓家庭醫生給顧晟檢查了一下,確定沒有問題,顧老爺子等人才告辭離去。

        把三位長輩送出門,目送他們回了各自的房間,安妮這才回到臥室。

        “你不是楚安妮!”

        “楚安妮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兒,或許聰明,或許有心計,但絕對厲害不到這種程度。”

        “呵呵,又是二次高考,又是醫學天才,又是自創針灸療法……這些都太不正常了!”

        “說!你到底是誰?”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