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攻略極品在線閱讀 - 第1110章 嫁給前任他哥(三十六)

第1110章 嫁給前任他哥(三十六)

        “安妮,聽說你要給阿晟施針?”

        也不知道是誰,偷偷給顧老爺子打了電話。

        顧老爺子又通知了顧父顧母。

        三位老人為了顧晟的婚禮忙得有些累了,正準備休息,一聽到這個消息,哪里還坐得住啊,匆匆趕了來。

        顧母進了門,正好看到新鮮出爐的大兒媳婦拿著細細長長的銀針,而她的大兒子則躺在床上。

        她顧不得寒暄,忙輕聲問了一句。

        聽到聲音,安妮扭過頭,正好看到顧家三位老人依次走了進來。

        她收起銀針,趕忙問好,“爺爺,爸,媽!”

        顧老爺子隨意的應了一聲,一雙眼睛卻盯著安妮手中的銀針。

        “嗯,阿晟這兩天累壞了,我想給他梳理一下。”

        安妮知道三位長輩最關心的事,問了好,就開始解釋道,“另外,我已經把阿晟的病例研究得差不多,大致擬定了治療方案。我便想著,從今天開始進行治療。”

        “好好,那你就試試吧。”

        顧老爺子看了眼顧晟,顧晟沖著他微微點了點頭。

        顧老爺子便明白長孫的意思了。

        不過,嘴上說著讓安妮隨便試,但顧老爺子還是悄悄把家里的大夫請了來。

        這位大夫雖然不是中醫,也不是骨科方面的權威,但醫學方面的東西,應該都是一通百通的,即便在某些方面不夠專業,但可不可行安不安全,他還是能夠判斷的。

        安妮發現了角落里站著的家庭醫生,她也沒有在意。

        這是人之常情,還扯不上什么信任不信任。

        安妮微微調整了一下呼吸,又轉回顧晟面前,拿好銀針,開始心無旁騖的施針。

        又細又長的銀針,看起來軟塌塌的,安妮卻能輕易將它們準確的刺入穴位。

        刺入的時候,安妮便開始一點點的灌注內力。

        她的神魂依然受到系統的壓制,但經過這兩年的不懈努力,她還是修出了內力。

        不過,只是等級遠遠不如她的真實水平。

        但,對于針灸而言,四分之一的內力也足夠了。

        而且吧,安妮并不想讓顧晟察覺自己的異常,這位可是疑似同行啊。

        還是個頗厲害的“同行”,在他身邊,安妮必須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

        絲絲縷縷的內力灌注在銀針上,隨著安妮手指輕輕捻動,最大程度的刺激著腿部的各個穴位。

        “嗯?”

        顧晟心里微動,嘴上更是輕輕的發出一記呻吟。

        “怎么了?阿晟,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顧母正關切的看著,聽到兒子的聲音,急忙問了一句。

        “媽,有些麻,還還有一點疼。”顧晟如實的說著自己的感受。

        “啊?這是怎么回事?”

        顧母關心則亂,并沒有發現顧晟話里的問題,而是直接看向安妮,“安妮啊,這這——”

        顧母沒發現問題,顧老爺子卻敏銳的察覺了,“阿晟,你你說你感覺到了腿部的疼痛?是腿在疼?確定嗎?不是其他地方疼?”

        顧父聽顧老爺子這么一說,也反應過來,滿眼期待的看向顧晟。

        顧晟聞言,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微微閉瞇著眼睛,仔細辨認了一下。

        這時,安妮已經把一百零八根銀針全都用完,顧晟的雙腿上布滿了銀晃晃的針,看得人不禁有些發暈。

        顧晟卻顧不得這些,他辨認了許久,猛地睜開眼睛,有些興奮的看向顧老爺子等三人,“爺爺,爸,媽,是是我的腿疼。我我感覺到了,有一絲絲的疼痛,就像螞蟻啃咬一般。”

        顧母還沒有反應過來,聽到兒子喊疼,作為母親,她本能的著急,“安妮,阿晟這情況正常嗎?他他覺得疼啊。”

        都不用安妮回答,顧父就喜滋滋的拉住了顧母的胳膊,“疼是好事啊!”

        “好事?!”顧母差點兒就怒了,恨不得揪住丈夫的耳朵,來個河東獅吼。

        “對啊,可不是好事嘛。三年了,足足三年了啊,咱們阿晟的腿失去知覺三年——”

        顧父滿心歡喜,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發顫。

        大兒子為什么會癱瘓?

        還不是傷了脊椎,導致下半身失去了知覺。

        如今,兒子的腿,終于有了痛感,那那是不是意味著,兒子的腿還有救?!

        直到這時,顧母才反應過來,她激動的看向顧晟,“阿晟,你你真的覺得腿疼?!”

        顧晟用力點了點頭,“真的是腿疼。媽,我我終于感受到腿的存在了。”

        說著說著,他就有些哽咽。

        嗚嗚,過去的三年里,他根本感受不到自己還有腿。

        腰部以下,徹底失去了知覺。

        不管他怎么用力捶腿,他都感覺不到疼。

        那種麻木,那種不疼不癢,仿佛那不是自己的腿,而是跟自己毫無關系的兩根棍子。

        “好,好,這真是太好了。”顧母忍不住哭了起來。

        顧晟腿上扎著針,顧母不敢亂動,只小心翼翼的握住了他的手。

        顧老爺子和顧父雖然沒有哭,卻也都很興奮。

        尤其是顧老爺子,他看向安妮的目光,更是無比的滿意與期待。

        要知道,這才只是第一次扎針啊,就有如此效果。

        如果長期堅持,說不定——

        不不能把事情想得太簡單,顧老爺子極力壓制心底的狂喜與那一絲奢望。

        其實,只要長孫的下半身恢復知覺,哪怕依然不能站立,顧老爺子也不會徹底放棄他。

        顧昊的表現雖然很不錯,但到底不如顧晟更像個合格的繼承人哪。

        “安妮啊,真是太謝謝你了。媽,媽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顧母哭了一會兒,總算平復下來,她轉而去拉安妮的手,無比感激的說道。

        “媽,阿晟是我的丈夫,我也希望他能盡快好起來。您不必這般。”安妮柔聲說道。

        “對對,都是一家人,說什么客套話啊。”顧老爺子高興得哈哈大笑。

        顧晟驚喜過后,很快就有回復了冷靜,他看了眼顧老爺子等三人,認真的說道,“爺爺,爸媽,今天也只是一次嘗試,以后我的腿能不能治好,也不一定。所以,我的腿有了痛感這件事,就不要傳出去了。”

        他還沒有徹底站起來呢,消息如果提前泄露,顧昊那個混賬東西,還不定使出什么陰招呢。

        顧老爺子和顧父顧母齊齊一愣,旋即他們都明白了顧晟的意思,三人心里一陣悲涼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