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攻略極品在線閱讀 - 第437章 農家極品大嫂(十四)

第437章 農家極品大嫂(十四)

        安家村距離張家村不遠,只隔著一個小山頭。

        兩個村子又相互聯姻,張家村的事,很快就能傳到安家村。

        所以,安大妮的壞名聲,安家村人盡皆知。

        為此她娘家父母和弟妹備受村子里的指指點點和風言風語。

        不過,最近兩天,這種狀況突轉之下,村民們不再笑話安大妮,反而十分同情她。

        對安大妮的娘家人也沒有那么多的指責,反而開始勸慰他們。

        甚至還有脾氣火爆的人跑到安父跟前,拍著胸脯說:“……老安啊,張家如果在欺負咱們家大妮子,你也別再忍著,咱們村的人雖然少,可都是有血性的人,絕不會讓人欺負咱們頭上。”

        “到時候,你就吆喝一聲,咱們都跟你去張家村給大妮兒撐腰。也要讓張家村的知道,咱們安家村不是好惹的。”

        這人的話音方落,便有好幾個壯碩的男人紛紛附和。

        他們這樣,也是有原因的。

        安家村雖然也是紅星大隊的成員,也是張大財主家的私產衍生出來的村落。

        卻因為歷史原因,被其他三個村子有意無意的孤立了,甚至是被瞧不起。

        別的不說,單是聽名字就能發現差異:人家是張家村、張家園、張家堂,而安家這邊呢,卻是安家村。

        聽著就跟人家不是一類啊。

        事實上,安家村也確實跟其他三個村子不太一樣。

        張家村等三個村子,基本上都是張老財家的佃戶,可這佃戶,不單單是尋常的貧農,其中還有一大部分祖上是張氏的族人。

        他們跟張老財是一個老祖宗,只可惜自己這一支要么是旁支,要么是庶出,幾輩子下來,漸漸落魄,竟淪為張老財家的佃戶。

        雖然地位跟張老財有天差地別,但他們骨子里都覺得自己也是這片土地的主人之一,有種莫名的歸屬感和榮耀感。

        而安家村哪,不過是張老財的太太嫁過來時帶來的仆役、幫傭聚居而成的雜姓村子。

        這伙人里,武力值最高的、威信最高的是姓安的兩兄弟。

        他們曾經是走南闖北的鏢師,張老財的太太是隔壁縣城的大家小姐。她出嫁的時候,正好趕上附近有山匪作亂。

        為了確保安全,這位大小姐的父母便重金聘請安氏兄弟來給大小姐做護院,一路護送她來張家村。

        安氏兄弟也厭倦在外漂泊的生活,跟隨大小姐來到張家村后,發現這里土地肥沃、環境宜人,便是順勢定居下來。

        他們娶了大小姐的陪嫁丫鬟,成為了大小姐得用的人。

        在這個全都是大小姐陪嫁人員組成的村落,安氏兄弟也成為了主事之人。

        甚至還以他們的姓氏,將這個村子命名為安家村。

        那對安氏兄弟是安大妮的爺爺和叔爺,兩位老人已經六十多歲了,至今身體康健,農閑的時候,還能去山里打獵。

        他們手里有真功夫,打獵什么的,比正經的山民還厲害,是四里八鄉有名的能耐人。

        安大妮的父親有四個兄弟、三個堂兄弟,也都是孔武有力之人。

        到了安大妮這一輩,安家人雖然已經變成地道的農民,但卻都遺傳了祖上的大力氣。

        安爺爺兄弟倆,也偷偷的教孩子們拳腳功夫。

        所以,別看安家在安家村只有兩大家人,卻誰都不敢招惹。

        也就是之前安大妮不爭氣,連累整個安家村都跟著丟人,安家上下才在安大妮的問題上低下了頭。

        這一低就是好幾年。

        安家低了頭,安家村上下其實也憋著一股子氣。

        他們受安家影響,都是尚武之人。

        安家村的村長甚至還是安爺爺的徒弟。

        練武之人本就脾氣火爆,再加上他們村幾十年來都被其他三個村子排擠、孤立、瞧不起,肚子里不止攢了多少火。

        可惜總找不到發泄的機會,這次好了,他們村嫁到張家村的閨女,并不是外人所說的那樣潑辣、刁鉆,而是被張家人欺負了。

        這還了得?!

        這些年沒動手打人,那些姓張的都快忘了他們安家村人的拳頭有多硬!

        沒說的,只要有個契機,他們就能殺到張家村,好好給他們干一架!

        安父心里想著給閨女撐腰,不過,他還沒有見到閨女,也不知道閨女是個什么想法,便暫時婉拒了鄉親們的好意。

        安父跟安爺爺商量,準備這兩天去一趟張家村,看看女兒和外孫們。

        結果,安妮抱著張小雪、背著張寶鎖,風風火火的跑了回來。

        “大妮兒,你、你咋回來了?是不是張家人又欺負你了?”

        安母在院子里喂雞,聽到動靜,抬頭一看是自己大女兒,趕忙起身迎了上去。

        “我是誰?誰敢欺負我?”

        安妮抬著下巴,一副老娘天下第一的模樣,“娘,我回來是有事找爺爺。”

        安妮把兩個小的放下來,全都交給安母。

        安母也稀罕兩個外孫外孫女,抱著孩子,寶兒啊、肉啊的親個不停。

        張小雪路上已經得了安妮的教導,見了安母的面兒,乖乖的叫“姥姥”。

        安母更是高興不已,一手抱著襁褓,一手拉著張小雪,嘴里不住的說著,“我們家小雪真乖,走,咱們進屋,姥姥給你藏了好東西哩。”

        這兩年旱災,家家都在餓肚子。

        但安家好一些。

        家里的老爺子會打獵,又仗著有真功夫,敢去深山老林。

        安父和幾個兒子也敢去山里轉悠,時不時的拎只野兔、野雞啥的回來。

        除了自家吃,安父還會悄悄拿去城里換糧食、各種票據啥的。

        所以,安家的生活一直很不錯。

        安母從大衣柜里取出一個鐵盒子,從里面掏出一塊放了很久的桃酥。

        雖然桃酥已經非常不新鮮了,但依然散發著甜香,引得張小雪啯啯的吞口水。

        安母被逗樂了,把桃酥遞給小雪,“乖,快吃吧。”

        安頓完兩個孩子,安母才有空搭理安妮,“找你爺?你爺在后院哪,你找他干啥?”

        “有要緊的事!”安妮丟下一句話,便匆匆跑去了后院。

        安家的后院非常大,足足有半畝地。

        黃泥土地面被石夯夯得結結實實,還十分平整,不下雨的時候,不比石板地差多少。

        但卻比石板地耐摔,很適合做演武場。

        安爺爺正雷打不動的練武。

        看著安爺爺虎虎生威的打拳,安妮沒有打斷,而是饒有興致的看著。

        安妮做過大俠,學過天底下最精妙的武學北冥神功,也見識過陽剛威武的降龍十八掌和九陽神功。

        所以安爺爺這種有點莊稼把式的功夫,就顯得粗糙許多。

        不過,安妮看了一會兒,發現安爺爺的這套拳腳功夫也不是純粹的莊稼把式,其中也蘊含著精妙的武學,是很正統的功夫。

        若是常年修煉,沒準兒還真能練出內力。

        “大妮子,你咋回來了?張家又欺負你了?”

        安爺爺打完拳,頭上冒著絲絲白氣,就像那些不靠譜的武俠影視劇中的高人一般。

        他是典型的S省男人,長得魁偉英武,性子卻一直到底。

        他也顧不得擦汗,披上件褂子就朝安妮走來。

        安妮擺擺手,笑道:“我又不是泥捏的,誰敢欺負我,我就把她打得滿地找牙。”

        安爺爺聞言哈哈大笑,“好、好,這才是我安家的閨女。說,回來干啥?是不是有事兒求爺爺。”

        安妮笑嘻嘻的湊到安爺爺身邊,“還是爺爺最了解我。爺,您的那包寶貝埋在哪兒了?”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