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軍事歷史 - 民國諜影在線閱讀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再次預警(求月票)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再次預警(求月票)

        就在李志群等人對付勝遠進行嚴刑審訊的時候,會迎賓館的頂層房間里,寧志恒和松平秀實兩個人正在持子對弈,廝殺的難解難分。

        兩個人的棋力相當,棋風相同,每一次較量,都是頗為盡興,所以寧志恒只要無事,就拉松平秀實擺下一局。

        此時寧志恒又落下一子,目光緊盯著棋盤,頭也沒有抬,開口說道:“松平君,明天上午就會舉行三方會談,你這一次隨我過來,想必巖井君對你也有所交代吧?”

        松平秀實知道寧志恒所指,他也用不著再裝模作樣,索性點頭直接說道:“是,領事閣下讓我盡量多了解一下三方會談的內容,不過我人微言輕,也做不了什么,陪著您多游玩幾天,回去隨便交差就是了!”

        寧志恒聽到松平秀實直言相告,并不以為意,巖井公館作為外交部的情報部門,有這樣的想法非常正常,他笑著說道:“有沒有興趣接觸一下與會的人員,也許會有所收獲,回去和巖井君也好交差。”

        松平秀實的眼睛頓時一亮,他一直就在心里盤算這件事,只是苦于沒有門路,原本只是打算從這位藤原會長的嘴里探聽一些消息,現在,藤原智仁竟然這么說,也就是說他有辦法讓自己進入會場,這可是個絕好的機會。

        想到這里,松平秀實也無心在下棋了,原來要落下的棋子拿在手里,忍不住興奮地問道:“藤原君,您的意思…?”

        寧志恒看著松平秀實笑道:“是這樣,按照安排,在會議結束之后,會有一個新聞發布會,雙方允許一部分報社記者參加,不過這些記者都和你一樣,全部都是華北方面背景的報社記者,人數并不多,我已經為你向影佐將軍要了一個名額,畢竟你也是巖井公館的人員,身份是沒有問題的,不知你意下如何?”

        松平秀實聞言,頓時是喜出望外,他趕緊向寧志恒感激地說道:“太好了,竟然會有這樣的好機會,我當然是求之不得,多謝您的關照!”

        說完,松平秀實再次頓首行禮。

        寧志恒擺手說道:“松平君不必客氣,我知道你身上一定另有使命,就順手幫你一把,不過是舉手之勞,不要放在心上。”

        寧志恒示恩與松平秀實,就是要逐步收服此人,為以后的工作打好基礎。

        松平秀實對寧志恒也確實很是感激,這位藤原會長一直以來都為自己考慮,讓自己的工作進展得非常順利,幾乎不用做任何努力,一切都安排妥當。

        他眼珠轉了轉,接著輕聲問道:“藤原君,您說這一次的會談會有結果嗎?他們三方都各有打算,又都有強力的支持者,會這么容易就屈從那位王先生的麾下嗎?”

        寧志恒知道松平秀實以為自己知道一些內幕消息,想從他這里了解一些情況,他倒不介意這一點,開口說道:“此次會談一定會成功的!松平君,你應該從更高的層面看待這個事情。

        他們三方雖然矛盾重重,可是他們的意見并不重要,甚至他們身后的支持者們的意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本營的決定不容違背,無論如何,最后的結局是不變的,新政府一定會成為贏家,區別只不過是他付出的代價有多大而已!”

        松平秀實的眉毛一跳,聽到寧志恒如此的篤定,他就知道這一次的會談的結果不會有大的出入了,偽政府很快就會形成一股龐大的政治勢力,這對以后的局勢發展有著極為深遠的影響。

        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問道:“這么說,新的南京政府即將成立,可維新政府還好說,華中方面兩項融合就可以了,可華北臨時政府會甘心嗎?”

        寧志恒抬眼看了看他,微微一笑,說道:“我說過,這需要要看那位王先生付出多少代價,這些暗中的交易就不足為外人道了。”

        松平秀實點了點頭,他明白寧志恒的意思,這些才是這一次會談的真正要點,都會以秘密協議的方式完成談判,可是這樣的高端機密,他又怎么能夠取到手呢?

        松平秀實一走神,手中的落子就欠了考慮,頓時被寧志恒連較幾手,棋勢很快落了下風。

        寧志恒毫不手軟,一路追擊很快就逼得松平秀實沒了后勁,他正要逼得松平秀實投子認負的時候。

        突然之間,寧志恒就覺得心神莫名的一緊,腦后寒意襲來,渾身的肌肉一縮,整個人都驚覺了起來。

        這是預警來臨的感覺!

        上一次寧志恒感覺到預警的時候,還是平山次郎對他進行狙殺的時候,不過那一次的感覺尤為緊迫,那種心怵的緊迫感就好像心臟被人狠狠的抓了一把,整個人都有一種墜入冰窟的寒意。

        這一次卻沒有之前那樣緊迫,但寧志恒知道,一定有某種危險在靠近著他,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坐在了火山口,卻不知道什么時候,火熱的巖漿就會噴涌而出,將自己吞噬融化掉。

        此時他手中的棋子停在半空中,讓松平秀實立時感覺到了異樣。

        “藤原君,您是怎么了?”松平秀實急忙出聲問道,眼睛關切地老向寧志恒。

        寧志恒沒有說話,而是深吸了一口氣,強自穩住自己的心神,將手中的棋子隨手丟進一旁的棋罐里,語氣淡淡的說道:“松平君,我感覺有些不適,今天的棋局就到這里吧。”

        松平秀實知道一定是發生的什么,不過寧志恒面色如常,他也看不出什么來,只好點頭說道:“那好吧,您不舒服,我看還是找個醫生來看看,我這就去安排!”

        這一次華北方面的準備工作做的很到位,為了以防萬一,會迎賓館里就隨時有醫生值班,以便處理突發狀況。

        “不妨事,用不著興師動眾!”寧志恒擺了擺手,緩緩的站起身來。

        “那好吧,時間也不早了,您早一點休息!”松平秀實看寧志恒堅持,只好躬身一禮,退出了房間。

        寧志恒看著松平秀實離開,頓時臉色一變,他快步來到臥室,推開陽臺的房門,一股寒風襲來,讓寧志恒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他幾步來到欄桿處,俯身向下望去,只見樓下一片燈火通明,將院落里照的清清楚楚,各處的巡邏人員全副武裝,嚴密把守著每一個角落。

        就連會迎賓館的院墻外面,也是戒備森嚴,各處的警衛齊備,不時還有一隊駐軍士兵巡視而過,可以說整個會迎賓館,被防守得如同鐵桶一般。

        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寧志恒左右看了一遍,他不知道危險具體來自何處,使得他現在無法做出準確地應對。

        此時已經是深夜時分,自己總不可能離開會迎賓館,倉皇而逃吧?這樣所有人都會被驚動,自己又如何解釋清楚呢?

        再說他不知道危險來自何方,就算是離開這里,也不能保證就能脫離危險。

        好在這一次的預警程度并不嚴重,他也沒有到生死關頭那一步,一切還有機會,寧志恒最后思忖了半天,最后只能暗自警惕,他把燈光關閉,將手槍和匕首佩戴齊全,合衣躺在床上,也不敢合眼,小心戒備著任何意外情況的發生。

        他并不知道,就在這個時候,會迎賓館的地下排水管道里,在幾道手電的照射下,行動隊長于德輝正將最后一包梯恩梯高能炸藥砌在爆破點上。

        自從挖開了通道,別動隊的隊員們按照圖紙,花了很長時間進行摸索,終于來到了會迎賓館的地下,找到了之前預設的爆破點。

        之后的工作就簡單了,運輸炸藥布置爆破點,所有的工作都在地下管道系統里悄無聲息的完成,現在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

        大家都是精神亢奮,一名隊員拍著這一堆炸藥,忍不住對于德輝開口說道:“組長,您說要是咱們現在就引爆炸藥,這會迎賓館里會是什么情況?”

        “那還用說,全得坐了土飛機,哈哈!”一旁的隊員搶先說道。

        于德輝嘿嘿一笑,他和羅雨澤都是爆破的行家,對爆炸威力有過精準的估算,雖然這一次的高能炸藥準備的有些不足,但還是可以對會迎賓館地基和第一層房間造成足夠的破壞,尤其是一層的西部會議廳肯定是會被摧毀的,如果運氣好的話,破壞到承重支柱和墻體,甚至整個會迎賓館都會坍塌。

        “現在還太早,明天才是這些大漢奸們聚集開會的時候,到時候安置好定時,轟的一聲,就什么都解決了,立下這個奇功,我們回到重慶,只怕委員長都要親自給我們授勛呢!哈哈!”

        聽著于德輝的話,幾名隊員都是開懷大笑,想象著勝利完成任務后的情景。

        于德輝用手電筒照了一下手腕,看著時間說道:“撤吧,萬事俱備,咱們就等著明天的最后一錘子買賣了!”

        大家點頭答應,跟在于德輝的身后,趟著積水向來路返回。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