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 - 劍墟在線閱讀 -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被沈放玩了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被沈放玩了

        這一劍看著是他要幫著攻擊天魔,讓王雷閃開,但是這一刻動用的可是超時空一劍,劍速快的嚇人。

        十倍速的劍意在空中揚過一記利閃,燦若云霞,這種劍速下,王雷根本連向一邊閃避的時間都沒有。

        王雷都嚇了一跳,那股劍氣就在眼前,刺激的他頭皮發麻,在這一瞬間,他只來得及氣息下沉,讓身體在空中狠狠地一頓。

        卻忘了后邊天魔的利爪追得正急。

        轟!天魔的爪影一記橫掃,將他的身體直接拍飛。

        “沈放,你玩陰的。”

        王雷哪看不出沈放也是在玩他,這一下子氣得要瘋掉,不過他甚至連那句話都來不及喊出來,天魔利爪上狂猛的力量砸的他大口吐血,五臟六腑都要爆掉,如一顆炮彈一樣砸到地上,骨碌碌地向后翻了出去。

        如果不是他擁有深厚的三重星云境力量護體,怕是這一拍就能直接將他拍死。

        沈放的劍氣根本未停,仿佛根本就是奔著天魔刺過去的一樣。

        噗。

        一劍刺進天魔的掌心,加上天魔的掌影正在橫掄,劍氣未動,直接順著天魔掄掌的力量,把它的那只掌一劍從中間撕裂開來。

        鮮血噴濺,血肉橫飛,又是一記重創。

        而這記重創,相當于是王雷幫他制造的。

        殿主李妙生和陳丹都狠狠地一皺眉。

        方才王雷的小動作,其心思他們看得出來,而沈放還擊的這一劍,其心思他們也看得出來。

        兩人都仿佛在抗衡天魔時不小心出招,誰也無法指責兩人在勾心斗角。

        但不得不說,沈放反擊的極為犀利痛快,連消帶打,不僅解除了險境,出了口惡氣,還連帶著創造了又一個戰績。

        王雷可就慘了。

        幫著沈放創造了戰績,還受了那么重的傷,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戰部弟子在這一回合中可丟了大臉。

        陳丹極為不甘心。

        方才那兩人的小動作全怨王雷,畢竟是王雷先出的手,但卻也因此嚴重地影響了戰部這邊的成績。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而是搶戰功的時候。

        這一刻她們戰部的劣勢已經十分明顯了。

        戰部弟子個個心高氣傲,什么時候認輸過。

        她不服。

        “沈放,咱倆比比。”

        唰。

        陳丹的金槍抖出了一大片槍雨,動用了十二分的力量招招搶攻,一時間將天魔打的連連怒吼,身上血洞連開。

        她的巔峰實力已經無限接近于星尊的層次了,彪悍的變態,這一刻全力出招,一個人完全能頂沈放那邊的四、五個人來用。

        就是王雷退出了,她這邊的戰力強的也極為明顯。

        這種速度的搶攻下,給天魔造成創傷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搶戰功嗎?”

        沈放挑了挑眉,心神沉浸在元神中,劍光也揮舞開來。

        剎那間漫天電閃雷鳴,彩光猶如綻放的繁花,交織成厚密的蛛網,向著天魔身上攢射超時空劍雨。

        每一劍都是十倍速下刺出去的,要講劍速,陳丹的劍速也遠遠不及。

        噗噗噗噗……一個又一個透明的血洞被洞穿出來,在這種劍速下,法則之光大發神威,不一會兒就將天魔快要扎成了篩子。

        一時間竟然將陳丹的威勢都壓了下去。

        “這小子……”陳丹都又好氣又好笑,心里也充滿了無限震驚。

        她知道沈放能取得這樣的戰績,更多是的因為法則之光的克制作用太明顯。

        但是,一個戰部外的小玄師能在戰斗中公然向著她叫板,并且明顯的,將她的傷害輸出都壓了下去。

        這還是太讓人震撼了。

        在狩獵之前,她主動挑釁沈放時,可沒有想到自己這位大姐頭會輸給一個戰部之外的小游獵啊。

        到了這個時候,老尊者和李殿主都看出門道來了。

        要講對天魔的傷害輸出,就是他倆都比不過沈放的,那種克制太神奇了。

        天魔還在拼命掙扎著。

        兩個尊者怕它掙扎出禁錮大陣,從虛空裂痕里脫身而出,那就不好打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心意相通,同時改變了打法,向前一沖,全力招架防守,擋住天魔的絕大部分攻擊,為沈放制造機會。

        “沈放,我們幫你,你來輸出。”

        老尊者喊著。

        打賭,爭面子,對于他們來說只是戲言,除掉天魔才是最終的任務。

        兩尊者要顧大局。

        這下子沈放面對的天魔攻擊少了許多,得以放開手腳全力輸出,噴薄的劍氣將天魔攢刺的千瘡百孔。

        最嚴重的是,每一劍刺出,法則金絲都會有少量的存留在天魔體內。

        積少成多,漸漸地,那些法則金絲已經形成規模了。

        在沈放神念的控制下,那些金絲沉浸入天魔丹田,如厚密的蛛網一樣,將丹田中的魂珠一點點地包裹著壓制住。

        天魔形成魂珠之后,一身的力量都來自于魂珠。

        魂珠被壓制了,也就相當于它的功力被一點一點地封印了起來。

        魂珠的氣息被壓制的越多,天魔的功力輸出越不繼,戰斗起來眼看著力量越來越弱,速度越來越慢。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天魔要完了。

        這場戰斗,勝利的天平正在向他們一方傾斜。

        兩尊者在戰斗中也對視了一眼,都看出對方眼神中的欣慰之色。

        殺了這頭天魔,為一方天地解除了一個天災,而最重要的是,取出魂珠,重新放回輪回通道中,那相當于解救了幾百萬人。

        噗噗噗噗……沈放再次劍氣連發,在天魔的肚腹丹田四周刺出一圈血洞,天魔身體血流如注,有氣無力,重傷瀕死,下一步只需要將它的肚腹挖開,就能搶到魂珠。

        而搶到魂珠,就又是一件天功。

        “沈放莫慌,我來幫你。”

        戰圈后邊突然又響起王雷的聲音。

        他修養了這么一會兒,已經將體內的傷勢修復,平復了氣血。

        他本來就恨沈放,方才又被沈放陰了一劍,差一點讓他受了重傷,心里憋著的這口氣根本就咽不下去。

        陰著臉站在后邊,一直在等待著機會。

        而這一刻顯然到了戰斗的最關鍵時刻。

        誰都知道,天魔體內那枚魂珠是有多重要,那相當于幾百萬的生命,比沈放救了小山城幾十萬人的功勞還要大上十倍。

        誰要能親手挖出天魔的魂珠,那絕對就是一件天功。

        而只要得到了這件天功,那么在獵殺天魔這件事上,完全可以沖抵沈放費那么大力氣打出的成績。

        到那時候,這一賭約誰輸誰贏還就不好說了。

        眼看著天魔已經瀕死,就差最后一擊,王雷心動了。

        趁著沈放一邊抵擋天魔的攻擊一邊向前沖之即,王雷突然一晃肩,以一道驚雷般的速度從后邊飛身而上。

        借著兩位尊者對天魔的抵擋,他沒有受到阻攔,直接沖到了沈放的旁邊,一道殘影與沈放錯身而過,并且直接用后背將沈放前行的路擋住。

        他要搶魂珠。

        他是將后背都交給了沈放,只不過他極為篤定,知道沈放根本就不敢在他背后動手。

        那陣沈放陰他的一劍,可以對外解釋說是無心之舉,這一刻要是在他后背動劍,那可就完全是成心傷人了。

        天魔之災就在眼前,人族內部內訌,在背后成心傷人,那是大不韙,會犯眾怒的。

        他賭沈放不敢。

        而只要沈放不敢,他擋著沈放,沈放就沖不過來,那么魂珠他就搶定了。

        “讓你為禍世間,去死吧。”

        王雷還裝出一身凜然正義的樣子罵著天魔,肆無忌憚地直接飛掠到了天魔近前,金槍一抖,就要刺向天魔肚腹,挖出魂珠。

        “又來!”

        沈放冷笑了笑,看來方才那一劍還是沒有打疼他啊,和他玩還玩上癮了。

        確實,第一個挖出魂珠,絕對是一件天功。

        不過天魔的傷絕大多數都是被他刺出來的,功力也是被他封印的,他打了那么半天,輪到別人來摘桃子?

        他封印的生命,輪到別人來殺?

        王雷和他搶攻,那就別怪他不講道義了。

        他神念陡然一動,松開了對天魔體內那些法則金絲的壓制,給天魔解開了一部分封印。

        法則金絲就如厚密的蛛網松開一道口子,讓魂珠的力量得以順著松開的口子狂涌出來一股。

        天魔猛然睜圓眼睛,打了激素一樣,突然從病懨懨地變得生龍活虎,借那股魂珠之力輸出,一拳搗出。

        轟!王雷被這一拳砸得差一點身體爆炸開來,大口吐血向后倒飛。

        “沈放,你使詐。”

        王雷在被砸中的一瞬間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氣得發瘋。

        天魔明明已經瀕死,又突然一下子變得那么猛,絕對是沈放控制的啊。

        松開天魔的封印來打他?

        那是借天魔之手來打人族,還講不講道義了?

        只不過他忘了,是他搶功在先。

        功勞沒搶成,他又被沈放給玩了。

        方才他根本就沒有防備,這一拳直接將他全身骨頭都不知砸折了多少根,身體在地上骨碌碌地滾出好遠,狠狠地撞到后邊的山石上,將山石都撞得爆炸成煙塵。

        這個時候,沈放方才神念一動,法則金絲重新將天魔封印住,施施然地向前一沖,劍芒閃爍,順著天魔丹田周圍的血洞一挖一撬,直接將天魔的肚腹剖開。

        天魔肚腹處鮮血狂涌。

        一枚魂珠光芒熠熠地飛進了沈放的掌中。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