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黎明之劍在線閱讀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安達爾議長

第六百八十九章 安達爾議長

        塔爾隆德大陸,巨龍城市阿貢多爾,評議團所處的宏偉宮殿內,藍龍梅莉塔?珀尼亞和白龍諾蕾塔走過了極為寬敞的宮殿長廊,向著評議團最高議長所在的房間走去。

        恢弘的古老宮殿萬年如一日地聳立在這片大地上,宮殿內是梅莉塔從小看到大的熟悉景象,她看到莊嚴的金色立柱支撐著那些繁復的拱梁,拱粱交錯形成仿佛某種巨物骨架般的結構,灰晶巖制成的穹頂覆蓋在拱粱上,每一片屋頂都雕刻著繁瑣復雜的花紋,描繪著龍族歷史值得紀念的瞬間,而在走廊兩側,水晶般半透明的合成物質沿著立柱垂墜下來,星星點點的光輝在那些水晶薄膜上游走浮現,隨時等待著訪客的閱讀和交互。

        大概是因為神圣祭典的影響,評議團宮殿內訪客寥寥,偌大的走廊上除了梅莉塔兩人之外便只有三五個工作人員在走動,自動運行的服務機械比人還多,這些有著淡金色或淺藍色外殼的“鐵仆”光輪飛轉,沿著地板上的能量線路無聲穿行在一扇扇大門和一個個立柱間,維護著這座宮殿內復雜古老的技術設施,或者執行著來自“歐米伽”的其他命令,忙忙碌碌,仿佛永不清閑。

        繁復,精美,莊嚴到令人心悸,先進到不可思議。

        然而這精美的外殼下,是已經沉淪的技術泥潭。

        梅莉塔抬起頭,看著穹頂上那些繁雜的花紋以及隱藏在花紋之間的能量管線,忍不住小聲嘀咕:“最大的升級換代,也不過是換個花紋。”

        技術走至極限,一道墻阻擋在所有研究者面前,手頭的所有知識和工具都無法動搖這堵墻,于是社會陷入停頓,文明步入瓶頸,再無新的理論被發展出來,再無新的原理被人發現,所有的科技進步都是在已有的技術產物上修修補補,甚至到最后連修修補補都難以實現——它們在工藝和運行原理上已經達到了文明水平的極限,達到了當前技術水準的“完美”狀態,再改動一個螺絲釘都是倒退和破壞,于是僅剩的、還能發展下去的便只剩下了藝術和審美,巨龍們能做的,也只剩下用花紋、浮雕、裝飾物和繁復精美的造型來體現產物的更新換代。

        最終,一度偏愛粗獷務實風格的巨龍在他們的國度中筑起了這些華美的殿堂,一直到今天。

        白龍諾蕾塔搖了搖頭,臉上帶著一絲淺淡而無奈的笑:“沉淪年代,不是么?”

        “外面的世界變化很快,那種生機勃勃的感覺令龍著迷,”梅莉塔輕聲說道,“幾乎每天都有人在為新的事物歡欣鼓舞,每天都有人要面對新的變化,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變化永遠是他們的主題。”

        “在接觸到柵欄之前,羊群總是以為院子里寬廣無邊,那些所謂新的事物和變化,在過去的一季又一季文明中你還沒看夠么?”

        梅莉塔挑了挑眉毛,看了自己的好友一眼:“諾蕾塔,我是一個年輕的龍,我的好奇心還沒被滿足呢。”

        白龍諾蕾塔輕笑一聲:“大概吧——但愿那令你興趣十足的東西能讓最高議長也感興趣,他可是一位年邁的龍,好奇心早已不起波瀾了。”

        走廊已到盡頭,華麗的合金大門感應到訪客靠近,門禁系統即刻讀取了兩位人形之龍的身份數據,伴隨著一陣悅耳的鳴響,大門上流過一連串美麗的流光,通往議長房間的入口打開了。

        在一間圓形的寬廣大廳中,有淡金色的平臺被安置在房間中心,大量晶瑩剔透的“水晶布幔”從平臺周圍垂下,其表面不斷刷新著海量的數據和圖案,而在平臺之上,一位仿佛人類房屋般巨大的金色巨龍正靜靜地俯臥在由無數線纜管道和織物交織而成的“王座”上。

        即使以巨龍的標準,他也已經相當老邁,曾經美麗的鱗片失去了光澤,仿佛劣質的銅片般覆蓋在他龐大的身體上,其脊椎附近排列著大量的接口和金屬覆板,與天花板垂墜下來的線纜相連,機械與生化改造的痕跡遍布在這蒼老的軀體表面,皮膚之下是閃爍燈光的仿生蒙皮,利爪之上連接著冰冷堅硬的合金骨架。

        梅莉塔向著這已經半機械化的龍族長者走去,在平臺前彎下腰:“向您致敬,安達爾議長。”

        老邁的金色巨龍垂下頭顱,鑲嵌在顱骨中的一只機械義眼伸縮調整著焦點,但另一只略顯渾濁的生物眼球中卻仍然閃爍著智慧和溫暖的光芒,一個溫和的聲音從周圍的講話器中傳來:“啊,梅莉塔……秘銀寶庫最優秀的代理人,好孩子,你是想來撤銷對你的獎金處罰么?”

        梅莉塔眼睛頓時一亮:“可以嗎?!”

        “不可以。”

        “……”

        短暫而尷尬的沉默之后,梅莉塔恢復了正常狀態,取出了讓她此次提前返回塔爾隆德的事物:“議長閣下,我得到了一樣特殊的委托物,希望您能親自過目,另外關于洛倫大陸最近的變化,我也有一些情況匯報。”

        “委托物?能直接呈送給我的委托物可不多見……來自精靈王庭,還是某個元素領主?”

        “高文?塞西爾。”

        “……嗯哼,”安達爾議長微微沉默了一下,發出一聲輕笑,梅莉塔手中的一疊手稿隨之飄到半空,在這位議長眼前一份份鋪展開來,“……希望這次不是什么永久保存……哦?內容似乎很有趣啊。”

        這位議長幾乎一瞬間便完成了對所有手稿內容的掃描和閱讀,他脊椎附近的幾個連接端子閃爍著微光,顱骨附近的一個輔助思考單元也蘇醒過來,顯然已經被手稿上的內容引起了興趣——盡管只是很小的興趣。

        “包括了對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理解,還有社會變革的推演……并不很深奧,但你說這是那個高文?塞西爾在當前時代總結出來的東西?”

        梅莉塔低著頭:“還應該包括他在剛鐸帝國時期的經驗。”

        “哈……剛鐸帝國的生產力結構是畸形的,他們的社會制度可催生不出這方面的經驗,”安達爾議長輕笑起來,機械義眼中閃爍著微微的紅光,“我有一點興趣了,高文?塞西爾希望寶庫如何處理這份手稿?”

        “這正是我要匯報的……”梅莉塔仰起頭來,帶著笑容說道。

        她的匯報很詳細,不但包括了高文?塞西爾的委托內容,也包括了她本人對那位“開拓英雄”的觀察和評價,最后,她還提到了目前塞西爾帝國的發展,以及那個古老的忤逆計劃在當前這個時代的延續。

        “……綜上,我認為高文?塞西爾及其打造的秩序或許會成為一個有價值的變數,我們應當加強對其的關注,并在必要的時候進一步提高接觸等級。”

        安達爾議長沉默了幾秒鐘,他的輔助思考單元高速運轉了一番,并與“歐米伽”進行了一系列外人無從得知的數據交換,最后才開口道:“目前的接觸等級已經夠高了,暫時沒有提升的必要,不過你所說的‘變數’……確實有一定價值。”

        “那……”

        “但他并不一定是唯一的變數,孩子,”安達爾議長的聲音繼續傳來,“有其他代理人傳來報告,人類的提豐帝國同樣在產生規模巨大的變化,技術和文化的突破都在進行,精靈的白銀帝國也在逐漸‘解凍’,在嘗試重新開始發展,盡管他們也陷入了和我們類似的技術泥潭,但他們畢竟沒有被‘鎖死’,也是存在破封可能的。此外,紫羅蘭王國、矮人王庭、高嶺王國均有發生社會變革或技術大突破的跡象……這些,都可以作為變數。”

        梅莉塔眨眨眼,短暫思索之后點了點頭:“……我有些過于關注塞西爾帝國了。”

        “這本就是你的負責區域,多加關注理所應當,而且……”安達爾議長的聲音略有停頓,似乎是在斟酌詞匯,“高文?塞西爾這個變數,確實有點不一樣,他當年那次出航是受了誰的指引,我們至今還未調查清楚,在這個人類身上隱藏的謎團,令我都頗為好奇。”

        “關于這點,似乎高文?塞西爾本人也不知情,”梅莉塔說道,“我和他交談過很多次,他關于那次秘密出航的記憶似乎被什么因素清除了,包括出航前和出航后與之相關的一切記憶都被清除的干干凈凈,而且所有當年與他一同行動的人都未留下絲毫線索,甚至連同行之人是誰都查不出來。”

        “瞞過秘銀寶庫的眼睛,世界上沒有太多‘人’能做到……”老邁的黃金巨龍嗓音低沉,沉穩有力,“保持和高文?塞西爾的接觸吧,這份委托,秘銀寶庫接受了。”

        梅莉塔恭敬行禮:“是。”

        房間中的一部分燈光明暗閃爍了一下,房間角落的一扇暗門打開,一個機器仆人從中飛出,接過了那些已經被重新整理好的手稿,安達爾議長則對梅莉塔點點頭:“梅莉塔,還有別的事么?”

        梅莉塔本已經準備告辭離開,但卻猶豫著停了下來,在老議長機械義眼的注視中,她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了:“議長閣下,我在洛倫大陸遇到了一只基因缺陷的巨龍……”

        “哦?你去圣龍公國了?”

        “不,是在安蘇境內——當然現在已經是塞西爾帝國了,”梅莉塔呼了口氣,話語重新變得順暢起來,“是一只黑龍,翅膀已經發育到一半了,但因遺傳缺陷停止了發育,身體也有一定程度畸形,她不知為何離開了圣龍公國,選擇在人類社會生活,而且似乎已經生活了很多年……”

        安達爾議長溫和的聲音打斷了梅莉塔的講述:“然后呢?”

        “議長閣下,那個黑龍除了身體的畸形缺陷外,其他地方都是正常的,她有健全的心智,人類形態也非常健康,足以勝任所有不需飛行的工作,所以我很好奇……”

        在一旁始終沒出聲的白龍諾蕾塔忍不住輕聲提醒:“梅莉塔,這個話題你以前就問過了……”

        然而梅莉塔就仿佛沒聽到好友的提醒,還是執著地問道:“我很好奇基因缺陷者被放逐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就只是因為他們生來畸形么?圣龍公國在洛倫大陸最寒冷的北端被流放了那么多年,難道就沒有一個期限么?”

        “……巨龍帝國從未要求流放者必須在冰山中筑巢,元老院只是讓他們離開塔爾隆德,在洛倫大陸北端安家是他們自己的決定,而至于流放的理由……基因污染已經足夠。”

        梅莉塔仰著頭,和那位威嚴而老邁的古代巨龍對視著,而后者只有一片坦然。

        足足兩分鐘后,梅莉塔才在那只機械義眼的注視下轉移開視線,她低下頭:“我明白了,議長閣下。”

        安達爾議長注視著眼前的年輕后輩,房間中與其相連的諸多設備發出悅耳低沉的鳴響,他的聲音從講話器中傳來:“梅莉塔,你年輕而富有朝氣,這是龍族中非常寶貴的品質,我并不介意你因此提出一些莽撞的問題,我反而希望你能長久地保持這份好奇心,愿它伴隨你一生——但有些事情,是現在的你注定無法改變,也不宜知道的,這一點希望你能明白。”

        梅莉塔恭敬而誠摯地答道:“是的,議長閣下,我明白。”

        “回去吧,休息一下,然后為覲見儀式做些準備,神會驅散你的疲憊和傷痛,等你完全恢復精神之后,就回到你的崗位上吧。”

        “是,議長閣下。”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