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尊上在線閱讀 - 第2577章 左右思想

第2577章 左右思想

        “唐姮姀這個小娘們兒也太厲害了吧,不僅知道你對命運的態度,還知道你斗志歸來,肉身復蘇,覺醒本我,現在他娘的連你內心所想,準備干什么竟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這簡直……簡直太可怕了!”

        孤峰之上。

        大行癲僧越聽越覺得毛骨悚然,他知道無月娘娘既然能將因果嫁接到古清風身上,其存在一定超出想象,直至現在他才意識到,無月娘娘的存在已經不僅僅是超出想象,而是根本無法想象。

        瞧著緩步接近離宮漩渦的無月娘娘,大行癲僧說道:“唐姮姀這個小娘們兒突然冒出來,把你小子的秘密公眾于世,她究竟在打什么算盤兒?”

        “難倒是為了警告大道那邊,讓他們小心應對?”

        想了想,大行癲僧覺得不大可能,就算無月娘娘真想警告大道,讓他們小心的話,無需這般公眾于世,最重要的是,離宮本源隨時都會出世,在這個節骨眼上警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無論古清風認命與否,無論斗志是否歸來,無論肉身是否復蘇,本我是否覺醒,甚至無論古清風會不會找他們算帳,只要確認古清風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大道也好,原罪也好,依舊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抹殺。

        如果無月娘娘此舉不是為了警告大道,又是為了什么?

        難不成是在警告古清風?

        讓古清風明白他的內心所想無月娘娘都知道一清二楚。

        讓古清風不要做沒有意義的掙扎?

        只是。

        大行癲僧覺得既然無月娘娘知道古清風的內心所想,也必然應該知道,不管她如何警告,古清風都不會放棄。

        正如先前無月娘娘所說的那樣,覺醒本我的古清風,根本不在乎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是不是自己,也不在乎這場原罪浩劫會不會結束,他現在只想為自己討一個公道,為自己虛妄的人生討一個公道。

        思來想去,大行癲僧怎么也想不明白無月娘娘究竟在打什么算盤,說道:“古小子,你一定要小心,唐姮姀這個娘們兒不知道在玩什么把戲。”

        旁邊。

        古清風一直都在盯著場內的無月娘娘,眉頭蹙的越來越深,臉上的神情也越來越肅然,眼神之中也透著一種無奈,除了無奈之外,更多的是一種彷徨,一種茫然。

        緩緩閉上眼,古清風深吸一口氣,道:“遲了……”

        “什么遲了?”

        大行癲僧驚疑不解,道:“什么意思?究竟什么遲了?”

        “爺我終究還是著了她的道兒,因果這玩意兒真是太可怕了……”

        “著了她的道兒?你是說唐姮姀?”大行癲僧震驚不已,問道:“你著了她的什么道兒?該不會唐姮姀在你小子身上種下的因果種子開始起作用了吧?”

        古清風搖搖頭沒有回應。

        說實話。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唐姮姀在自己身上種下的因果種子開始起作用了。

        或許是,也或許不是。

        古清風不知。

        他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著了唐姮姀的道兒。

        唯一知道的是,自己迷茫了,也彷徨了。

        先前。

        他的確準備不管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是不是自己,他都會為自己這虛妄的人生討一個公道。

        他是這么想的,也準備這么做。

        直至唐姮姀出現之后,這個想法莫名其妙的開始動搖了。

        動搖的原因并不是唐姮姀將他的秘密公眾于世,他根本不在乎這個。

        而是忽然間一剎那,他像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那就是為自己這虛妄的人生討一個公道,究竟是自己的想法,還是受到了某一顆因果種子的影響從而產生的想法。

        古清風覺像是自己的想法,可又覺得可能是受到某一顆因果種子的影響產生的想法。

        冥冥之中,他有種感覺。

        感覺自己如果為虛妄的人生去討公道,是別人布的局。

        同時,他還有另外一種感覺,感覺如果自己不去討公道,同樣也是別人布的局。

        古清風的內心現在很亂。

        亂成一鍋粥。

        他不知道內心冒出來的想法,究竟是自己的,還是受到因果種子影響產生的。

        他甚至開始懷疑,覺醒本我之后的自己還是不是自己了。

        真的。

        真的有此懷疑。

        以前他不懂。

        不懂君璇璣還有云霓裳他們為何會迷失自我。

        現在的他懂了。

        不但懂了,而且還深有體會。

        因為此時此刻對他,已經開始迷失自我了。

        試想一下,如果當你連內心的想法,都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時候,又怎能不迷失?

        何為本我?

        本來的自己?

        什么叫做本來的自己?

        本來的自己還是不是真正的自己?

        如果不是的話,那么真正的自己又在哪里?

        古清風一直以為自己懂了,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從一開始就沒有懂。

        他也終于明白為何古往今來諸多大能都會不顧一切的去求索真我。

        “虛妄……都是虛妄……一切都是虛妄。”

        “凡所有相皆為虛妄……”

        莫名。

        古清風想起在荒古黑洞時從無道山傳來的吶喊。

        “因果不死,原罪不止!命運不休,原罪不朽,大道不滅,無道不開!天地不亡,宇宙不出,虛妄不破,真假不明”

        “什么是真?”

        “什么又是假?”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唉!”

        古清風禁不住唉聲嘆口氣。

        旁邊的大行癲僧心急如焚,隱隱感覺到古清風似乎受到了唐姮姀的影響,道:“古小子,你究竟是怎么了?”

        “沒怎么。”古清風睜開眼,仰頭灌了一口酒,輕描淡寫的回了一句:“只不過突然迷失了而已。”

        聞言。

        大行癲僧一下子愣在當場,過了很大一會兒才回過神來,難以置信的問道:“你說你迷失了?這怎么可能?好端端的怎么會突然迷失,唐姮姀那娘們兒真的那么厲害?三言兩語就讓你迷失了?”

        “所以說,有些事情,你不服不行。”古清風笑著說道:“這命運,有時候你不認也不行。”

        “你又認命了?這他娘的……他娘的哪跟哪?你怎么想起來一出是一出?”

        “想出來一出是一出?說的好,說的真好,只是不知想的這一出,是我所想,還是非我所想。”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