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重生資本狂人在線閱讀 - 第0543章 重組游戲資源背后的資本意圖

第0543章 重組游戲資源背后的資本意圖

        現階段的好萊塢,不斷向谷底跌落,目前仍然看不到盡頭在何處。

        其中原因,首先自然是一九四八年米國出臺的《派拉蒙法案》,米國最高法院做出了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反壟斷案裁決,要求米國電影制片廠不得擁有自己的院線,以及要求影院獨家包銷自己公司的影片。進而改變了米國電影工業的制作、發行和播映方式,終結了傳統好萊塢式的大片場制度。

        要知道,別瞧拍電影看起來無比光鮮,但這里面的風險很難管控,說不定哪部電影就成了票房毒藥,而沒有垂直整合經營模式做后盾,好萊塢的大電影公司們,就像做過山車一般,業績大起大落,一旦倒霉起來,想要翻身就非常吃力了。

        在這種情況下,便有了派拉蒙、華納、米高梅、聯美、二十世紀福克斯等等好萊塢巨頭們,陸陸續續地賣身給大財團或者擅長玩資本游戲的投資者。

        另外,迅猛發展的電視業,給民眾帶來了新的娛樂方式,也相當于往好萊塢的心口插了一刀。

        這種頹勢可不只是一個感覺,而是確切地體現在整個電影行業的產值上,并不是只靠幾部像《星球大戰》那樣的超級賣座電影就能帶起來的。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電子游戲業則以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發展著。根據高益的調查報告,未來兩年內,整個電子游戲業的產值將達到八十億美元,甚至可能更進一步地和那時候的好萊塢比一下高低。

        拿高弦的運營成果做具體例子,當ibm-pc還在為年銷售一百萬臺這個看起來有點遙遠的目標努力的時候,環宇電子工廠制造出來的八位家庭電視游戲機,去年就不顯山不露水地賣出去了一百萬臺,創下了業內記錄。

        當然了,兩者的價格沒有可比性,商用的主流ibm-pc,包括主機、顯示器、打印機等等在內的一整套系統下來,不會低于五千美元,而家庭電視游戲機則便宜得多,五百美元是天花板,高弦打造的八位家庭電視游戲機的零售價為一百九十九美元。

        而且,高弦相信,年銷售量兩百萬臺的目標,也會很快實現,沒準今年圣誕節的銷售旺季,就能幫忙成全。

        這種把握,除了基于高益的扎實調研成果,還在“老劇本”里有跡可循。其中最典型的代表莫過于雅達利,其年銷售額輕松超過十億美元,巔峰的時候,占到了華納年收入的三分之一。

        至于現在的雅達利,已經在一九七六年,被諾蘭·布什內爾以兩千五百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看好電子游戲前景的華納,同時換來一億美元的追加投資,以繼續研發家庭電視游戲機——雅達利2600。

        不過,華納很快和管理無方的諾蘭·布什內爾發生了矛盾,史蒂夫·羅斯眼看著自己投入的錢都要被禍害光了,終于忍無可忍,在今年趕走了諾蘭·布什內爾,讓之前賣襯衫、業績出色的雷·卡薩爾接管了雅達利的運作。

        如果沒有高弦橫插一杠子,公司管理進入正軌的雅達利,憑借先發優勢帶來的慣性效應,將會成為這個時期的電子游戲行業老大。

        可高弦也想盡可能吃到最大份額的蛋糕啊,那雅達利,以及背后的華納,就只能往旁邊站一站了。

        其實,高弦還真沒把雅達利看在眼里,以他的高度,雅達利的弊病實在太多了。

        單說產品,當下這個版本的雅達利2600,研發時間很早,但因為項目管理失控,才遲遲登臺,更由于沒有正確認識到半導體行業迅速發展,所帶來存儲器成本明顯下降的大趨勢,對存儲器的使用非常吝嗇,比如,用于圖形圖像處理的緩沖存儲器,僅有一百二十八字節的容量,落伍得令人可笑。

        另一方面,雅達利公司也正在以積極的姿態進軍個人電腦市場,但卻是以雅達利2600的技術積累做基礎,這和高弦從個人電腦,“降維”打造家庭電視游戲機,無法相提并論,而雷·卡薩爾這個外行,在把雜亂無章的雅達利,整頓成一家運作正規的公司的同時,并沒有真正制止,大量公司資源被無效地消耗在個人電腦的技術研發上。

        更為重要的是,家庭電視游戲機開啟了一臺機器通過自由更換卡帶,來運行多個游戲的新模式,而高弦掌握了很多重量級的游戲作品,比如借助電影《星球大戰》的熱潮,推出的多平臺游戲《太空侵略者》,就為硬件上的家庭電子游戲機年銷售量突破一百萬臺立下汗馬功勞。

        值得一提的是,高弦還在商業模式、工作制度等等無形領域內,成功地樹立起了自己的一套體系,進而威望無以復加。

        最早出現的街機,人們能看得到摸得著的“大盒子”,就是通常意義上的產品,但家庭電視游戲機將硬件運行平臺和游戲軟件分離開來,前者消費者不難理解,但后者就屬于一個陌生的東西了。

        事實上,計算機領域也存在這樣的情況,以前的程序都隨著計算機硬件一起,打包成一個可用系統,交付給終端用戶;可個人電腦的迅猛發展正在顛覆這種商業模式,越來越多的第三方軟件,被呈現到用戶前面,可謂任君采摘。

        那么問題隨之來了,這些獨立存在的軟件,如何商品化,畢竟,在普通消費者眼里,程序代碼是個無形的東西。

        為此,高弦指示睿俠這個網點遍及北美地區的連鎖店,在大城市的旗艦店里,專門開辟一個小區域,以類似銷售圖書的方法,提供獨立軟件的銷售服務——或者只裝有一種軟件品產的軟盤,或者多種軟件被打包在一起的軟盤。

        家庭電視游戲機的卡帶,也借用了這種商業模式。

        更進一步,在電子游戲制作過程中,高弦采用了音樂唱片制作的模式,比如,設立了制作人的最高職位,并印到了產品封面上,當然了,為了防止同行挖角,用的都是類似筆名那樣的昵稱。

        這么做,首先讓游戲制作者們得到了勞動成果被認可的榮譽感,甚至有了清晰而成熟的個人職業生涯晉升軌跡。

        順便說明一點,這個時代的電子游戲行業,能賺大錢不假,但因為尚屬于新生事物,從業者們往往也處在社會邊緣地位。

        說白了,一名正規大學畢業生,第一就業選擇肯定是那些廣受大眾認可的公司,就連沃茲這種能和喬布斯混到一起玩的非主流青年,也把進入惠普公司做工程師,當成曾經的人生理想,而研發出蘋果個人電腦,只是他的個人愛好。

        換而言之,進入現階段電子游戲行業的工作人員,或多或少地都存在“非主流”的問題,但這個群體也要有自己的人生發展路線,而高弦就設計出了滿足此類需求的方案——現在不是家人朋友、社會大眾認可的“好孩子”沒關系,只要工作努力,表現出色,就能成為包括游戲制作人在內的人中龍鳳,同樣名利雙收。

        毫不夸張地講,高弦通過諸如此類的手法,打造出了忠心耿耿、極具凝聚力的游戲制作團隊,可不像雅達利那樣,雷·卡薩爾走馬上任后,不少出色的游戲制作人才便立馬人心渙散、紛紛出走了。

        有了足夠的實力,就具備了強大的話語權。高弦在把自己所掌握的游戲資源,幾乎毫無保留地注入到世嘉的過程中,用暢通無阻來形容一點都不夸張。

        高弦之所以對世嘉情有獨鐘,主要是因為世嘉的底蘊,符合他的要求。

        最開始,世嘉的目標顧客就是美軍,尤其是駐日美軍。世嘉提供游戲產品,以滿足米國大兵們的休閑娛樂需求,從而在一本和米國兩地都積累下了不錯的資源。

        海灣西方工業公司通過派拉蒙收購世嘉后,在經營方面其實沒有什么出色的作為,根本比不上華納之于雅達利,白白浪費了一張好牌,否則的話,“老劇本”里,也不會查爾斯·布盧多恩一死,海灣西方工業公司董事會便把世嘉視為邊緣資產,迅速地處理掉。

        究其原因不外乎,查爾斯·布盧多恩收購世嘉的時候,打算得很好,搞一個更全面的娛樂產業布局,但具體實施起來,眼高手低,心有余而力不足。

        尤其這幾年發展起來的電子游戲行業,看起來技術門檻不高,但里面的門道并不少,海灣西方工業公司和派拉蒙根本找不到方向,要不是有高弦,最后結果還是浪費一張好牌。

        高弦重組世嘉方案的主要內容包括:

        世嘉完全獨立出來,既不是海灣西方工業公司的“孫”公司,也不是派拉蒙的“子”公司;

        世嘉股權架構調整為,高氏資本持股百分之六十,派拉蒙持股百分之四十;

        世嘉董事會成員包括高弦、海灣西方工業公司老板查爾斯·布盧多恩、派拉蒙首席執行官巴里·迪勒、世嘉首席執行官大衛·羅森、世嘉一本總裁中山隼雄、睿俠首席執行官約翰·羅奇,等等。

        其中,中山隼雄是一本市場的一位分銷商,因為其成立的公司表現出色,被世嘉看中并收購下來,從而加入世嘉運營團隊。

        約翰·羅奇是查爾斯·唐迪的繼任者,ibm-pc的攤子越來越大,查爾斯·唐迪便做起了ibm-pc的全職首席執行官,將睿俠的運營交給了部下約翰·羅奇。

        另外,應高弦要求,中山隼雄和約翰·羅奇也進入了派拉蒙的董事會。此舉是為了進一步增強高弦對派拉蒙的實際掌控力度,預防海灣西方工業公司萬一到了土崩瓦解的那天,最主要的獵物不會落入他人之手。

        查爾斯·布盧多恩對這個方案看得非常明白,世嘉只有在高弦手里,才能賺大錢;派拉蒙只有聽高弦的話,才能在好萊塢行情不景氣的大背景下,比競爭對手們賺更多的錢,而且無論高弦的個人能量,還是高益的資本底蘊,都是整個海灣西方工業公司所需的,反正暗自防備高氏勢力侵襲的最后“安全邊界”在派拉蒙那里,海灣西方工業公司主體沒有威脅,為什么不舉雙手歡迎呢?

        心里特別透亮的查爾斯·布盧多恩,等高弦部署好世嘉重組的框架后,笑瞇瞇地問道:“高爵士,煥然一新的世嘉,會有什么令人期待的近期計劃嗎?”

        高弦呵呵一笑,目光掠過大衛·羅森、中山隼雄、約翰·羅奇三人,“我認為,世嘉的家庭電視游戲機,在《太空入侵者》和新作《吃豆人》的助陣下,完全可以成為今年圣誕節最受歡迎的禮物,甚至能幫助完成年銷售量兩百萬臺的總目標。”

        查爾斯·布盧多恩聽得倒吸一口冷氣,如果世嘉真能實現年銷售量兩百萬臺的話,那光是賣硬件就有大約四個億,再加上游戲卡帶的銷售收入,數字非常可觀啊,而且不用像電影那樣,分成的各個環節不勝其擾。

        想到此處,查爾斯·布盧多恩看著包括大衛·羅森在內的世嘉行政人員,沉聲問道:“高爵士從來都是有的放矢,你們表個態吧。”

        大衛·羅森瞄了一眼隸屬于自己的部下們,心說,這些可都是大衛高親自挑選出來的精兵猛將,自己就算想偷懶,都不成啊。

        等大衛·羅森近乎立軍令狀一般地亮明態度后,查爾斯·布盧多恩滿意地點了點頭,“那就好,集團這邊也會大力配合你們的市場營銷需求。”

        高弦看著中山隼雄,不緊不慢地指點道:“一本的人力成本,雖然比香江高一些,但一本的技術底蘊卻不是香江能比的,而且一本的消費市場也極其可觀。你回到一本后,除了積極拓展業務,也要注意招兵買馬。”

        “很快,我會順道去一趟一本,親自檢查你們的工作成果。”

        中山隼雄微微前傾著身體,恭敬地點頭答應。

        等會議結束后,高弦又把中山隼雄單獨叫過來,更仔細地交流一番。

        中山隼雄以為高弦不放心自己工作能力地“老生常談”,趕緊表態道:“高爵士盡管放心,我會按照您之前給的指示招兵買馬,絕不錯過任何人才。”

        “我當然相信你的能力。”高弦微微頷首,推心置腹地說道:“其實,我把你單獨留下來,是為了一件目前不好在董事會上明確提及的事情,世嘉在一本應該置辦一些物業才好,比如在東京建一個屬于自己的總部大廈,我會從世嘉盈利當中拿出部分資金進行幫扶,并配備專門的團隊。”

        “建一個總部大廈?”中山隼雄沒想到高弦思維跳躍得如此快,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有點犯傻,“在東京建一個總部大廈?”

        “這不正常么?世嘉在一本招兵買馬,快速增加的人員,總不能擠到一塊工作吧。”高弦淡淡地看了一眼中山隼雄,腹誹道:“瞧你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在東京建一個總部大廈,只是第一步,我還要借助你們這些一本本土人士的優勢,進軍一本的樓市和股市。我拿出更多本錢,重組世嘉,可不僅僅是為了電子游戲業和派拉蒙,以及海灣西方工業公司。”

        忽然間,高弦腦海里靈光一閃,不由摸著下巴上的胡子,自我反思道:“現實和歷史總是那么相似,‘老劇本’里幾十年后的游戲公司,很多拿著賣游戲賺來的錢,投資房地產,想不到自己也有‘拾人牙慧’的時候。”

        見高弦早有定計,中山隼雄畢恭畢敬地欠身道:“我會在一本恭候高爵士蒞臨指導工作。”

        ……

        ps:這個大章算昨天的更新,昨晚困得睡著了,又沒檢查完錯別字,就放到今天早上更新了。

        ps:鞠躬感謝書友:書友151225053620990、書友160711142934216的打賞支持!!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