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開個診所來修仙在線閱讀 - 1594章 蓋世英雄

1594章 蓋世英雄

        至高天神廟越來越近,那景象猶如一座天空之城從天而降。

        “他來了,這能量護罩能撐住嗎?”希米亞也有些緊張了。

        寧濤雖然不愿意讓她和東山人緊張,可他還是搖了一下頭。

        這混沌之印能量護罩就如同是一個堡壘,可無的神廟就像是一座城市。一個地面的堡壘,怎么可能抵擋得住一座從天而降的城市的鎮壓?

        寧濤的這一下搖頭讓希米亞的心情更凝重了,可是她的眼神之中并沒有恐懼。

        東山波麗卻很害怕,她緊張地道:“大神,求求你救救我們的孩子,他們還小,他們是無辜的。”

        寧濤說道:“放心吧,有我在,我不會讓無傷害你們的。”

        就這么一點時間里,他的心里已經有了一個主意。他探出雙手,左手混沌法印,右手玄武印,然后雙掌合十。兩個法印在他的雙掌之間融合,造化之印快速解析并調整,并注入造化之力和符力能量。

        用兩個不同的法印創造出一個新的法印,這需要多久?

        修真的仙人可以忽略不計,因為沒有仙人能做得到。神靈的話或許可以,但即便是聰明絕頂的神靈,沒有一段漫長的時間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可是寧濤卻只用了一分鐘的時間,一分鐘之后他將雙手打開,一枚全新的法印便脫掌飛出,落地生輝,瞬間撐起了一個新的能量護罩。

        這能量護罩不再是扁平光滑的能量護罩,而是由一塊塊六邊形構成的龜殼形狀的能量護罩,看上去就像是蜂巢的橫切面。能量護罩表面10符文閃爍,造化之力和符力能量猶如金湯一般流動,散發著無比雄渾的氣息。

        希米亞受驚了,有點目瞪口呆的反應,因為寧濤剛剛做到的,就連她這個智慧女神也做不到。

        不過這卻不是她不比寧濤聰明,而是她沒有寧濤的造化之印。寧濤的造化之印能解析萬物,符文自然也包含其中。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分鐘時間里,寧濤的造化之印就像是一臺超級計算機的cpu一樣運算調整兩個法印并將之融合,創造出新的法印。幾乎每一秒鐘,造化之印運算的符文組合就是天文數字,這豈是她的智慧所能比擬的?

        無論多么聰明的數學天才,做題都做不過一部幾塊錢的計算機,這是一個道理。

        “夫君,剛才那兩個法印我都熟悉,一個是你的混沌之印,一個是你的玄武印,可你怎么能將兩個法印融合在一起?”雖然不是時候,但希米亞還是忍不住心中的驚訝于好奇,問了出來。

        寧濤淡然一笑:“為夫我的造物主法印由六個法印組成,這不過是兩印合一印,小小意思。”

        希米亞的嘴角也浮出了一絲笑意,心頭的緊張感也消失無蹤了。她知道寧濤厲害,可她還是覺得寧濤是在她的面前裝逼,但她喜歡寧濤裝逼的樣子。

        千言萬語一句話,女人不就喜歡會裝逼的男人嗎?

        寧濤向合印之后的能量護罩外走去。

        如果這個能量護罩需要一個名字,他覺得玄冥盾印比較合適。

        這名字也有一點紀念玄冥靈子的意思,等此間事了,他還活著的話,他想去那個過去時空見見玄冥靈子和木魚神愛麗絲。哪怕是做夢,那也是一個美夢。

        嗡!

        天空上突然傳來一聲異響,一道金光從至高天神廟投照下來,瞬間擊中了玄冥盾印的能量護罩。沖擊的能量被一塊塊六邊形吸收,然后又從一個個六邊形之間的凹溝之中傳送到地面上。

        那景象,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只水龍頭打開了,往一朵荷葉上澆水,水流很猛,可荷葉上始終都不留水。

        寧濤走去了玄冥盾印能量護罩,神念一動,神身顯現。十幾萬米高的神身無比的雄偉、神圣,站在地面上的人需要仰望才能仰望到他的大腿。那腿,一條腿八九萬米,一條腿八九米,一條腿一萬米。

        東山波麗仰望著寧濤的神身,一臉震撼的表情:“好大啊!”

        希米亞淡淡的說了一句:“其實也不是很大。”

        東山波麗移目看了希米亞一眼,眼神之中有好幾個問號。

        希米亞又補了一句:“不過也還好啦。”

        東山波麗:“???”

        玄冥盾印能量護罩外,寧濤抬手一招,平底鍋出現,快速變大,一轉眼就到了起碼十萬米的長度,那鍋底的直徑也有六七萬米。

        這鍋就是拿來燉鯤鵬,就算是肥鯤,那也一鍋燉得下。

        超度鍋在手,寧濤揮手就是一鍋拍向了至高天神廟。

        寧濤的神身差不多十五六萬米的高度,與至高天神廟的高度本來就差不多了,蹦跳一下就能伸手抓到。可那樣的話不好發力,所以他把超度鍋取了出來,直接用鍋拍。

        你的至高天神廟大如城,老子的鍋也不是只炒素菜的!

        超度鍋鍋底也有好幾座足球場加起來那么大,看你經得起幾下拍!

        轟隆隆!

        平底鍋拍下,至高天神廟前的平臺瞬間崩塌,大門蕩然無存,就連屋頂也塌了一部分。

        至高天神廟本來是垂直鎮壓下來的,可是被超度鍋拍了這么一下,竟然橫向飄了一大截。

        寧濤邁步追了上去,卻不等他再把平底鍋拍到至高天神廟上,被他拍碎的部分已經還原了。

        “我看你能還原多少次!”寧濤一躍而起,神身的高度略高于至高天神廟,然后他雙手掄起超度鍋,拼勁全身的神力一鍋拍了下去。

        轟隆隆!

        這一次至高天神廟的屋頂踏了一小半,跟著沒屋頂的大窟窿,寧濤甚至能看見處理在神殿之中的無的神像,但沒有看見無。

        無就是這座神廟,那是他的絕對領域,他在那神廟之中無處不在。所以,拍碎的是神廟,也是無。

        至高天神廟又橫飛了一段距離,僅僅一兩秒鐘,被拍碎的部分就還原了。

        寧濤提著鍋追殺。

        這一幕看得希米亞目眩神迷。

        哪個女人不想嫁給蓋世英雄?

        此刻光著腚子,一手提著宇宙級平底鍋追殺無的送子神不就是一個蓋世英雄嗎?

        至于東山波麗和幸存下來的東山人,他們的嘴巴就沒有合攏過。曾幾何時,他們見過這樣的場面?兩個主宰著三界命運的至高大神火拼,一個化身如城的大廟,一個十幾萬米高,手拿巨鍋,舉手投足都能毀天滅地!

        東山波麗忽然跪了下去。

        希米亞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金色的眸子里也閃過一抹殺機。

        我的男人正在與強敵廝殺,你居然還敢跪拜我男人的強敵?

        卻就在這時,東山波麗的嘴里冒出了一個小小的聲音:“偉大的送子神啊,請庇佑我的主人,我愿意為你奉獻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原來,她跪拜的是送子神。

        希米亞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

        突然,至高天神廟的大門打開,一道幾百米粗的金光沖擊到了寧濤的身上。

        寧濤的胸膛頓時被燒掉了一塊,金色的鮮血如雨點一般灑落。

        “你媽,你拿根牙簽也想捅死我嗎?”寧濤一平底鍋拍了上去。

        轟隆!

        神廟的大門塌了,屋頂也垮了一小半,金光也消失了。

        損毀神廟就等于是重創無,那金光是無的豎眼所發射,無受了重創自然就沒法再動用這法術了。

        神廟上飛。

        寧濤胸膛上的被燒毀的血肉也重生了。

        仍然是旗鼓相當,誰也殺不了誰。

        寧濤也沒有追上去,因為他得守護希米亞和玄冥盾印之中的東山人,如果貿然追擊,無偷襲玄冥盾印,那就中了無的奸計了。

        “我殺不了你,你也別想殺我,老子今天不想打了,回家吃飯,明天再打!”寧濤大聲喊話。

        至高天神廟懸停下來,神廟的大門打開,無出現在了平臺邊沿。

        “這種時候,你居然想著吃飯?”無的聲音傳下來,平平淡淡,卻帶著強烈的震懾的意味。

        寧濤說道:“那你下來,我們正大光明的殺一場,別像只烏龜一樣躲在那神廟里。”

        無哈哈大笑了兩聲:“想引誘我出神廟?你做夢啊你,我有的是時間,三界正在毀滅,你的根基也在毀滅。我可以等到三界毀滅的那一天,那個時候就是我不殺你,你也得死。時間在我這邊,不在你那邊。”

        寧濤沉默了,臉上是一副恨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

        這不過是演技。

        他需要爭取時間去研究東山人,如果無一直跟他打,他還真是很被動。

        所以,他要示弱。

        無的視線轉移到了玄冥盾印能量護罩上,說了一句:“希米亞,跟我走吧,你和他在一起是沒有結果的。”

        寧濤心中驟然緊張了起來。

        拋開情感的原因,甚至拋開希米亞是寧丹妮的母親不談,僅僅是幫手這塊,他也不能失去希米亞。希米亞的一切都是無給的,她會跟無走嗎?這就是他此刻最擔心的問題。

        希米亞沒有回應。

        寧濤的視線也移到了玄冥盾印上,不動用神念,他也只能看見一塊塊六邊形的能量結構,還有覆蓋在盾印能量護罩上的宛如金湯一般的造化之力和符力能量。

        不動用神念,他自己都看不見里面的情況,無自然也無法看見。這就如同是他看不見神廟里的情況一樣,那混沌之印撐起的能量護罩就是他的絕對領域,更何況還用玄武印加強過。

        絕對領域對絕對領域,如果無能輕易洞悉寧濤的絕對領域里的一切,那他的實力將遠超寧濤才行,可是他的實力與寧濤只是旗鼓相當。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