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全職法師在線閱讀 - 第3017章 不會再有黑教廷

第3017章 不會再有黑教廷

        神印山東面,那是一片可以眺望海洋的原始山谷,飼養著許多為帕特農神廟服務的飛禽走獸,甚至還能夠看到幾只古老的龍種,它們還處在成長的階段卻已經擁有碩大的翅膀,盤旋在山崖附近。

        林溪邊,身穿著麻衣的引渡首顏秋正努力的清晰著大腿上的傷口,鮮血正暴露著自己的行蹤,只有想盡辦法將傷口堵住,才有可能擺脫身后那些人的追殺!

        “是擁有圣魂的騎士。”撒朗冷冷的說道。

        “這個世界上想要殺死我們的人還沒有誕生!!”顏秋惡狠狠的說道。

        她抽出了一柄充斥著寒氣的匕首,直接刺入到自己的大腿位置,然后忍受著劇烈疼痛將自己的整根腿給切了下來!

        傷口上有尋覓灼印,既然無法短時間治愈,那就將腿給砍了,然后利用匕首上的寒氣凍住一整面傷口。

        失去一條腿,總比被無休止的追殺要好。

        任何一個黑教廷人員都必須嚴守自己的身份,他們并非真正的苦修者,他們自身的力量還沒有達到這個世界的頂峰,哪怕是一名紅衣主教被鎖定了真實身份之后也一樣難逃一死!

        “別這樣做了。”撒朗突然抓住了顏秋的手腕,阻止了引渡首顏秋的自殘行徑。

        “可是……”

        “他已經在周圍了。”撒朗目光掃視著溪林對岸。

        溪林那一頭,正好背著陽光,綠蔭深處有一雙眼睛,漆黑而閃耀著令人不寒而栗的冷芒。

        那是屠戮者!

        葉心夏的屠戮者,是一名擁有死神哈迪斯圣魂的至強者。

        教皇的人被斬個干干凈凈,同樣的撒朗的人也沒有幾個活下來。

        那些原本用來與殿母帕米詩做最后了結的教廷成員最終統統倒在了葉心夏的騎士利刃下!

        黑色氣息撲面而來,一時間周圍郁郁蔥蔥的山林都變成了灰色,生機勃勃的山谷在那名擁有圣魂哈迪斯的屠戮者靠近時竟然徹徹底底的凋零。

        這是相當可怕的力量,超越了絕大多數禁咒,撒朗身邊有一位守護門徒,這名門徒釋放信仰邪力時實力更達到了禁咒級別。

        這名門徒是接替紅衣大主教冷爵的位置,但哪怕使用了信仰邪力,在這位擁有圣魂哈迪斯的屠戮者面前如同三歲孩童那般!

        撒朗與顏秋親眼目睹這位信仰邪力的紅衣大主教被圣魂哈迪斯給撕成粉碎!

        他們已經擺脫不了哈迪斯圣魂者的追逐了。

        這里就是葬身之地了。

        撒朗阻止引渡首去割斷自己的大腿,是不希望引渡首在臨死前承受不必要的痛苦。

        “海隆,我知道是你。”撒朗對著林子說道。

        海隆的身影慢慢的浮現,這位騎士殿殿主身穿著純黑色的圣衣,高大威武,那全身上下透出來的黑暗圣魂之氣使得他猶如一位從地獄之中走出來的魔神,再強大的生命在他的氣息下都如同螻蟻。

        騎士殿殿主海隆,從禮贊山上一直追逐著紅衣大主教撒朗的人正是他!

        他不需要神女賜予圣魂。

        那是因為他的身體里已經沉睡著一位黑暗圣魂,那就是哈迪斯之魂。

        這是唯一一個不臣服于帕特農神魂的戰斗圣魂,但海隆本人卻絕對效忠于葉心夏!

        “這個黑魂者……”引渡首顏秋有些駭然的注視著海隆。

        這個黑魂者,不應該是守護在他們黑教廷里的那位幽魂教守嗎!!

        引渡首顏秋清楚的記得,正是這樣一位黑魂者協助了他們,協助他們將伊之紗的尸首大卸八塊!!

        為什么他成為了葉心夏的屠戮者??

        “他一直守護著葉心夏,他的立場從未發生半點改變。”撒朗說道。

        葉心夏的身邊一直有一位黑魂者。

        在葉心夏被伊之紗逼上絕路,幾乎要被圣裁院給判處死刑時,這名黑魂者告知了撒朗,并協助了撒朗在帕特農神廟掀起了一場復仇風波,處理掉了大賢者梅若拉和神官杜蘭克。

        這個人是海隆。

        但是海隆真正的實力遠比任何人想象得都要強大,他是一個不需要神女也可以喚醒圣魂的人,而且是最可怕的黑暗冥王圣魂哈迪斯!

        身穿著冥王圣衣的海隆,這個世界上能夠與他抗衡的人已經屈指可數。

        “葉心夏已經活過了誓約的年齡,你明明自由了!”撒朗注視著海隆,質問道。

        “繼續做黑魂者,便是我的自由。”海隆平靜的回答道。

        他已經動了殺心了,而且他的殺意堅定,絲毫不因為那過去的情感有任何的改變。

        哈迪斯圣魂不聽命于帕特農神魂,甚至與神魂是對立的。

        但海隆到現在為止也無法解釋,為何這份有期限的職責最終變成了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意義。

        “她不是要見我,難道她不想看著我死去嗎?”撒朗看著海隆靠近,冷笑道。

        “您不是也不見她嗎,不愿相見,是您對她作為您女兒最后的一點仁慈,她也不愿來見,同樣是對您是她母親最后的尊重。”黑魂者海隆說道。

        ……

        清澈的溪邊,一股股紅泉滲透,將這條淺淺的溪流逐漸染成了紅色。

        溪水下游,一個孤獨的白色身影,靜立在緩緩滲紅的溪泉邊。

        身穿著黑色圣衣的海隆從上游緩緩的走來,他的雙手沾滿了鮮血,走到葉心夏身旁時,一身黑衣的他與葉心夏的白色正好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海隆看著葉心夏的背影,呼吸逐漸平靜下來。

        而葉心夏看著鮮紅的溪水,卻明顯難以抑制住那復雜而又痛苦的情緒。

        “都死了,確定是她。”海隆問道。

        海隆本還想說一些細節,但考慮到那個人的身份實在太過特殊了,最后海隆覺得還是只有告訴葉心夏這個結果就好了。

        撒朗死了。

        引渡首顏秋也死了。

        “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黑教廷了。”葉心夏說道。

        “可全世界的人都會認為,黑教廷到了最鼎盛最猖獗的時期,人們也會責備您這位剛剛繼任的神女,您將來的路會更加艱難。”海隆說道。

        “但最黑暗的時期已經挺過來了。”葉心夏回答道。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