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大醫凌然在線閱讀 - 第897章 心臟

第897章 心臟

        左慈典笑瞇瞇的走了過來。

        他其實不算忙碌,火災的情況報告都已經出來了,有床位能幫忙的科室,也都騰出了床位,而急診室里的老病號,能清的也都清出來了。

        至于新來的病人,符合轉診條件的,各個科室能要的也還是會要。科室的運行還是需要病人的,而病人除了來自門診之外,最大頭就是急診轉過來的了。

        對于不符合轉診條件的病人,能處理的現場處理,不能處理的,急診中心直接就會拒絕。

        因此,相比普通醫生的繁忙,左慈典現在已經感覺很輕松了,上傳下達什么的,就算是有點煩心,總歸是壓力較輕的。再看王傳文和武院長依舊等在急診室里,左慈典甚至有點小開心。

        這說明是真的有捐助的意愿啊,要是沒有的話,不說王傳文閑不閑,武院長肯定不會陪到現在吧。

        左慈典想到凌然同志的私人icu,不,是急診中心的獨立icu有了眉目,臉上都不由帶出了笑。

        “左醫生,這邊是我另外三個兄弟。”王傳文讓了一下,就道:“左醫生能不能再給安排一下,讓我們再看看老三。”

        “沒問題。”左慈典先是聰明的一口答應下來,再對王傳文身后的三兄弟道:“今天是有一棟樓起火了,很多傷者運過來,icu估計也都忙炸了,稍等我派個實習生去問問,方便的話,咱們再上去。”

        三兄弟早都看到了急診室的緊張氣氛,站在王傳文旁邊的二弟就道:“沒事,老三既然穩定著,早點看晚點看都行。”

        左慈典見對方好說話,就松了口氣,看在可能的捐助的份上,又主動套近乎道:“理解萬歲啊,其實,王傳禮先生是凌醫生親自做的手術,手術也很成功,不用太焦急……恩,您是王傳禮先生的哥哥還是弟弟?”

        “我在家排行老二。”

        左慈典“哦”的一聲:“那就是王傳武先生?”

        站在左慈典對面的王家四兄弟,表情都是略有變化。

        “左先生挺有想象力的。”老二摸摸腦門,笑的很勉強。

        要是換一個人,可能會當這位是兄弟受傷,心情不好,所以笑不起來,但左慈典就敏感的發現:老子可能猜錯了?

        猜錯了就猜錯了,左慈典反正也是套近乎,就笑笑道:“老一輩人不是喜歡講那個仁義禮智信,文武雙全,或者勇毅文武。我們老家,文武禮智信這樣子排行的挺多的……”

        “我出身那會,還打倒孔老二呢。”老大王傳文咳咳兩聲,道:“我們這個排的是文明禮貌。”

        左慈典愣了一下,文明禮貌,是四個人來著?

        左慈典的目光,從老大王傳文,老二王傳明,老四王傳貌身上飄過,接著落在了年齡最小的老五身上,心中升起一陣明悟:這家伙是個意外啊,你爸媽都沒給你準備名字啊!

        老五年紀較輕,面色白皙,面對左慈典的目光,開口道:“我叫王傳富。”

        老大輕輕道:“老五出生的時候,改革開放了。”

        ……

        急診中心的忙碌,到了下班時間,差不多就告一段落了。

        云華醫院總共收治了二十余名燒燙傷患者,瞬間讓霍從軍的治療組進入到了長加班狀態,并且從各組抽調了近半的人手。

        燒傷病人是不能指望家屬照顧的,不僅如此,被留院觀察的燒燙傷病人,那是真的時刻處于被觀察狀態的,對醫護人員的人力的需求,是普通外傷病人的十倍以上。

        呂文斌和兩名規培醫,也被征調進了燒傷中心。

        不過,因為凌然迅猛的速度,急診室里的病人,依舊是大大減少了。如今滯留于此的,除了需要觀察的病人以外,主要就是一些內科病人。

        左慈典這時候向凌然報告,道:“icu也稍微緩一點了,我準備帶王家四兄弟去看看,人家萬一高興了,送咱們一間icu,那就賺到了。”

        凌然聽到前半段,都是不置可否的,聽到會有一間獨立的icu,不由心里一動。

        先不要說icu的復雜性,或者必要性,一間五張病床的icu,首先就是多了五間病床,若是10張床的icu,那就相當于多一個空間!

        在醫院里呆的越久,醫生們就越在乎病床,尤其是云醫這樣的頂級三甲醫院,一床難求不是開玩笑的。有的科室,甚至會把病床分配到每個副主任乃至主任醫師的手里,以至于競爭頻頻。

        “一起去吧,我順便查房。”凌然決定從心。

        獨立icu這么重要的事,走一趟也就走一趟了。

        左慈典不奇怪不意外,回去給王家四兄弟說了一聲,眾人就匯合起來,再次前往icu。

        此時的重癥監護室里,已經躺滿了病人。

        醫生和護士腳不沾地的忙做各種治療,病人臀不離床閑生無數疾病。

        四兄弟隔著玻璃看向房內,王傳禮的手腳都被捆扎了起來,不知道是清醒的還是昏迷的,四兄弟都只能在玻璃窗外急的抓耳撓腮。

        “每天有固定的探視時間,你們可以輪換著進去探視,今天太忙了,你們就只能在這邊看了。”左慈典低聲的給王家人做了解釋,然后就讓出了位置。

        凌然也是站在一側,既能看到里面的場景,也不擋著他們看自己兄弟。

        滴……滴……

        內里的監護儀,不停的發出單調的叫聲,隔著玻璃傳出來,都讓人心煩意愿。

        “大哥,這還叫不嚴重?”老四王傳貌看著老三被剝光重捆的樣子,渾身都不自在。

        王傳文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了,語氣深沉的道:“比之前好,一直在恢復,還不夠好嗎?”

        仿佛是為了印證他的話,王傳文話音剛落,icu里的一臺監護器,就“滴滴滴滴”的狂叫起來。

        對icu的醫護人員來說,這樣的叫聲,就好像是沖鋒號似的。

        只幾秒鐘,就有醫生滑了過來,一邊往下摘聽診器,一邊道:“血壓,心律,都掉了,腎上腺素,快!”

        說話間,醫生就已經開始了胸外按壓。

        對icu的醫生來說,心肺復蘇幾乎是每天都要做的事,醫護人員緊張歸緊張,但并不慌亂。

        “奧曲肽……”

        “繼續腎上腺素……”

        “多巴胺!”醫生不停的下醫囑,同時也沒有停止胸外按壓,但監視器上的心率線,依舊是平坦如跑道。

        王家四兄弟在外面看著,忽然之間,都有些擔心,有些恐懼,又有些慶幸。

        至少,報警的不是老三的監視器。

        “可以用硝普鈉。”凌然拿起了窗外的電話,講了一句。

        接電話的小護士見是凌然,毫不猶豫的就將他的話給傳遞了出去。

        icu里的主治猶豫了一下,還是下令:“硝普鈉,30。”

        他給了一個最小的劑量,差不多0.5微克每分鐘。

        護士照做,爬在4萬塊一張的病床上的醫生,已是換了一波,趁勢讓開位置,又用了一次除顫器。

        這一次,監視器響了一聲,患者轉為竇性心律。

        icu的主治不由看向凌然,給了一個相對友好的笑容。

        總歸是將病人救回來了,具體是誰的功勞,并不需要細算,反正,皆大歡喜就是了。

        凌然回以一個符合社會期待的笑容。

        他掌握著完美級的心肺復蘇技能,在icu的搶救過程中,還是很能發揮作用的。

        王家四兄弟也是齊齊松了口氣,再看凌然的表情都有了變化。

        當此時,凌然的眉頭卻是輕皺了起來。

        一個新的任務,在他眼前跳出:

        任務:救死扶傷。

        任務內容:搶救10名icu內的病人。

        任務獎勵:心臟外傷修補術(大師級)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