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造夢天師在線閱讀 - 第八百一十一章 他們都是你的前輩

第八百一十一章 他們都是你的前輩

        宮闕深處,居然是五族天師!

        這讓蘇扶有些不敢置信。

        為什么會是五族的天師?他們為什么會齊聚在這兒?

        蘇扶身上的五族永恒夢紋,在這一刻,皆是遭受到了呼應似的,閃爍起了璀璨的光華,像是星空中的星河,在緩緩的流淌。

        這是一種十分獨特的感覺,像是一種遙遠的呼喚,讓蘇扶的靈魂都得到了升華似的。

        五族天師的眼眸,在看到蘇扶身上鐫刻的夢紋的時候,皆是閃爍起拂去了塵埃的寶石般的璀璨光芒。

        蘇扶渾身緊繃,肉身膨脹到了九米九。

        恐怖的氣血彌漫在周圍。

        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天師……每一位都不弱于帝境。

        而且,比起尋常的帝境,更神秘,因為,他們是以夢紋成道,每一位都仿佛掌握著宇宙間的至強規則。

        氣血動蕩著,可以震爆星河的氣血,在這一刻,居然無法讓五族的天師有任何的搖曳,甚至連宮殿都無法破壞分毫。

        這宮闕很神秘,畢竟是用大道之力打造的,穩固無比。

        蘇扶明白,這五位天師其實是攔路虎,他若是想要進入到宮闕深處,就必須要跨過五位天師所形成的關卡。

        有點類似游戲的關卡。

        之前的無盡雷海是個關卡,時空之力所形成的迷蒙時空是個關卡。

        如今的五紋天師所形成的防御也是個關卡。

        換任何人來,可能都很難走到這兒。

        但是,蘇扶卻不同,仿佛冥冥中有強悍的指引,讓他闖過一路的關卡,來到了這兒。

        五族天師垂手,他們的黑袍在獵獵作響。

        忽然。

        蘇扶動了。

        對付天人圣帝,蘇扶可以很無懼。

        但是,面對五位天師,單單只是彌漫的壓力,就讓蘇扶感覺到血液都要凝固似的。

        所以,他必須全力以赴,先發制人。

        一拳轟出。

        恐怖的拳芒,引起宮殿的俱顫,空氣中的能量仿佛在這一刻,被蘇扶的一拳給全部抽干,抽的干干凈凈。

        隨著蘇扶的一拳打出,直把天地都打的崩裂似的。

        一拳掃過,五族天師的身形像是滴入了水池中的水墨,直接消散開來。

        蘇扶的拳頭,也宛若打到了空氣中似的。

        蘇扶蹙眉。

        下一刻。

        五族天師仿佛化作了五個點,分立在蘇扶的周身,在五個方向,將他給包圍的死死的,密不透風,讓人根本無法喘息。

        五位天師的身形,像是一下子變得無比的高大。

        小奴怒了,怒嚶一聲,黑刀掄起。

        鬼天師輕輕一掃。

        小奴的身形便被掃的飄飛而出,蕩在了遠處。

        老陰筆也呼嘯而出,欲要爆發極致速度。

        卻是被蠻天師屈指彈飛。

        五位天師將蘇扶給包裹的緊緊。

        蘇扶像是被封印在了一方小天地中似的,動彈不得。

        五族天師,像是五根擎天柱,讓他進退維谷。

        咔擦咔擦……

        忽然。

        五族天師身上,紛紛有黑鱗彌漫而出。

        蘇扶身軀一震。

        他有些明白這五位天師出現的原因了,是因為所謂的天師災厄,而災厄便是來自這宮闕之中么?

        天師會遭遇到天師災厄,會喪失意識,變成殺戮機器。

        渾身布滿黑鱗,仿佛是遭受到了詛咒。

        至于災厄出現的原因,蘇扶推測,很有可能跟靈魂的變異有關系,就像方長生靈魂二合一成帝,很有可能天師們證道之時,一部分靈魂出現在了宮闕中,所以導致了災厄的誕生。

        蘇扶目光一凝。

        看著五位天師,蘇扶感覺自己像是觸摸到了一個大秘密。

        天師災厄,大清洗的秘密,可能都在這宮殿的深處。

        五位天師看著蘇扶肉身之上鐫刻的夢紋。

        下一刻,五位天師眼眸中的冰冷,冰消雪融般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極致的溫和。

        而蘇扶身上的五族夢紋,也在這一刻,徹底活過來似的。

        隨著蠕動。

        像是化作了一根根的繩索,牽扯住了每一位天師。

        五根繩索,五種顏色,五道夢紋,五位天師。

        蘇扶驚呆了。

        五位天師目光祥和,在這一刻,他們仿佛恢復了自身的意識似的。

        因為蘇扶身上的永恒夢紋,喚醒了他們的意識。

        “賢侄。”

        龍天師溫和一笑。

        盡管他們都被黑鱗所覆蓋,可是,看上去卻十分溫和。

        五位天師,同時抬起手。

        屈指,在五根繩索之上,輕輕的一彈。

        嗡……

        仿佛是被撥動的琴弦。

        悠揚的聲音響徹而起。

        有一種觸電般的感覺,瞬間彌漫蘇扶的渾身,讓蘇扶的心神都是在這一刻,劇烈的震顫起來。

        他的眼眸中,仿佛有無數的夢紋在流淌。

        五族夢紋,仿佛化作了五道神光,瞬間在蘇扶的腦海中劃過。

        對于永恒夢紋的理解,在逐漸變得深刻。

        蘇扶周身,百道噩夢永恒夢紋漂浮而起。

        五位天師輕笑之間,彈動著夢紋絲線。

        奏響一曲動聽的樂章。

        噩夢永恒夢紋在樂章的升華下,居然開始壓縮。

        百道噩夢永恒夢紋,開始相互重疊,慢慢的壓縮。

        逐漸壓縮成了十道噩夢永恒夢紋。

        五位天師相對而立,相視而笑。

        十道噩夢永恒夢紋,還在繼續的壓縮。

        龍天師輕笑,身軀開始煙消云散,隨著蘇扶身上反饋回來的永恒夢紋,沖破了他身軀中的詛咒。

        龍天師被封困在宮闕中的魂消散不見。

        “諸位,老龍先走一步。”

        龍天師朝著其他四位天師輕笑道。

        爾后徹底消散。

        盡皆著是夢天師。

        夢天師也變得清明,臉上的黑鱗褪去。

        “諸位,夢淚也先走一步。”

        夢天師道。

        話語落下,夢族永恒夢紋牽引的絲線則是彈出了波動,涌入夢天師軀體內,詛咒崩散。

        天師災厄消失。

        夢天師也消失不見。

        鬼天師、仙天師、蠻天師也皆是如此。

        五位天師仿佛有種解脫感。

        紛紛消散在了宮闕之前。

        當五位天師消失不見之后,只留下了蘇扶的身軀跪伏在地上。

        蘇扶劇烈的喘息著,隆起的肌肉之上,鐫刻好的五族夢紋,仿佛活過來似的。

        蘇扶握拳,感覺肉身中蘊含著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

        這種感覺……

        比起之前還要強大。

        “又是父親引導的么?”

        蘇扶喘了口氣。

        五族夢紋鐫刻在他的身軀之上,蘇扶一直都不明白為什么。

        原來,是為了今日解放五位天師,破除天師災厄詛咒。

        當然,除了破解詛咒,五位天師其實也成為了蘇扶的導師,讓蘇扶明白了如何壓縮永恒夢紋。

        蘇扶如今的噩夢永恒夢紋,幾乎要壓縮完成了。

        當然,還差一絲,而這一絲,也讓蘇扶無法邁入天師之境。

        也就是說,如今的蘇扶,可以稱為準天師,但是,卻并不是真正的天師,因為他無法掌握真正的專屬于他的永恒夢紋。

        蘇扶站起身。

        有些唏噓。

        本以為要暴力破關,結果一不小心,變成用愛感動了五位天師。

        如今的蘇扶,算是一身豪華。

        大成圣體,加上完整無缺的五族永恒夢紋,在加上只差一絲便圓滿的噩夢永恒夢紋。

        如今是蘇扶,論戰斗力,或許根本不弱于帝境。

        可是,蘇扶并不是帝境,也不是天師。

        小奴飄來。

        老陰筆也懸在蘇扶的身邊。

        貓娘從遠處一躍過來,瑟瑟發抖的趴在蘇扶的肩膀上。

        作為第一萌寵,要與主人共進退。

        蘇扶揉了揉貓娘的腦袋,目光看向了宮闕深處。

        五族天師消失不見,卻也給他讓出了繼續深入宮闕的路。

        蘇扶沒有猶疑,都走到了這兒,蘇扶沒有退縮了理由。

        本以為要經歷一場苦戰,可是……

        五族天師居然成為了他的導師。

        這一切并不是巧合,因為五族夢紋齊聚于一體,所以才會有這原因。

        蘇扶目光如炬。

        他的心中似乎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抬起頭,看向了宮闕深處。

        大道之力彌漫的宮闕深處,仿佛有一道人影,在執子戲蒼生。

        蘇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邁開步伐,繼續往里走。

        走了許久。

        蘇扶止住了步伐。

        因為,他已經到了宮殿的正殿了,這是裝潢十分華麗的宮殿,華麗到難以用言語來形容。

        隨著光華亮起,整個宮殿,更是如夢似幻。

        那流淌的……

        是規則之力,以規則之力建造的宮殿,讓蘇扶身軀俱震。

        大道之力都無法滿足建造條件了么?

        換上了規則之力了?

        奢侈啊!

        蘇扶順著大殿之門踏入。

        在光華亮起之后,蘇扶才是感應到了壓迫感的來源。

        在宮殿的兩側,有一具又一具巨大無比,聳入云霄的用規則之力雕刻的雕像佇立著。

        每一座雕像都栩栩如生,仿佛活過來似的。

        他們的姿態各異。

        但是,蘇扶看到之后,卻是感覺到有些驚異。

        因為,這些雕像,蘇扶見過……

        之前行走時空走廊。

        他見到了頭頂古鐘的強者,也有看到了一口吞日月星辰的女人……

        這些雕塑,便是他在時空走廊中見到過的強者。

        強悍的威壓,便是從這些強者的身上釋放而出的。

        蘇扶環顧這些強者,這些雕像雖然只是死物,可是蘇扶感覺,這每一具雕像似乎都在看著他,盯著他。

        這是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過,詭異的是,蘇扶沒有任何的恐懼感,仿佛他有直覺,清楚的知道這些雕像不會給他帶來什么危險。

        “這么多規則之力構建的雕像……”

        蘇扶砸吧了一下嘴。

        這些雕像的主人是誰?

        傳說中的古帝?皇者?天神?

        不過,好像不太一樣,蘇扶有些頭疼,這時候如果女帝在就好了,那老女人雖然沒啥優點,但是至少,對于典籍歷史的理解,比他深刻的多。

        蘇扶在宮殿中環繞了很久。

        忽然。

        所有的雕像陡然動了,發出震耳的轟鳴,爾后,每一具雕像都調轉了方向,轉動四十五度,朝著一個角落。

        那兒……

        不知道何時,有一扇小門戶出現了。

        蘇扶看著那小門戶,微微一怔,因為這小門戶居然是由時空之力凝聚而成。

        又見時空之力!

        蘇扶掃了周圍的雕像一眼,感覺很不同尋常。

        不過,他還是來到了這扇小門戶之前,抬起手,握在了時空之力所形成的門戶的把手上。

        剎那間,蘇扶的心臟不爭氣的一跳,渾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這一刻沸騰了起來。

        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蘇扶呼吸一凝。

        爾后,猛地用力,推開了門戶。

        嘎吱……

        蘇扶邁開步伐,踏入了門戶之內。

        ……

        柔和的光芒,讓蘇扶有些不適應。

        很快,他熟悉了這些光華。

        睜眼,是一個熟悉的青銅棺槨,擺在了門戶后的小空間的中央。

        蘇扶看到這棺槨,眼眸一縮。

        因為這棺槨他并不陌生,三年前,天人圣帝成帝,這棺槨,在九貓拉棺下,從宇宙深處而來。

        拉載著他那霸氣的娘親,蠻嬌嬌。

        而如今,這棺槨居然出現在了這兒……

        蘇扶心臟不爭氣的跳動,他一步踏出,瞬間出現在了棺槨邊上。

        往棺槨中望去。

        眼眸中神色頗為古怪,說不上失望。

        因為棺槨中躺著的,是之前那尊帝尸。

        帝尸被母親蠻嬌嬌帶走了,如今出現在了這兒……

        說明了什么?

        說明了蠻嬌嬌應該就在此地!

        又要見到母親了。

        蘇扶內心波動了一下。

        他敲擊了一下棺槨,鏗鏘之聲在小空間中回蕩不已。

        爾后,蘇扶似乎想到了什么。

        肉身之上,五族夢紋頓時浮現而出,爆發出了玄奇的光輝。

        光芒璀璨而奪目,小空間內,居然也浮現出了五族夢紋,與之遙遙呼應。

        五族夢紋就像是一把鑰匙。

        時空之力縱橫。

        下一刻。

        蘇扶眼前,時空之力波動著,波動之間,有一道身影從時空之中行走而出。

        從原本的模糊扭曲,到逐漸的清晰。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風華絕代,美艷不可方物,但是卻有著違和感十足的肌肉的大媽,蠻嬌嬌。

        “媽!”

        蘇扶激動的喊了一聲。

        真的是母親!

        他終于找到了母親,不容易啊……

        多久了,蘇扶都不記得多久了。

        終于尋找到自己的親人了。

        蠻嬌嬌臉上笑靨如花,看著蘇扶,滿是慈愛。

        “兒砸,你終于找來了。”

        “肯定很辛苦吧?”

        蠻嬌嬌從時空中走出,語氣中滿是心疼。

        可想而知,蘇扶能夠找到這兒,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她就蘇扶這么一個兒砸,那可是她的心頭肉啊。

        蘇扶看著蠻嬌嬌,咧嘴笑了笑。

        蘇扶看向了蠻嬌嬌身后的扭曲時空,眼眸中似乎有著希冀之色。

        蠻嬌嬌似乎知道蘇扶在期待著什么。

        抬起手,拍在了蘇扶的腦袋上,肆意的揉了揉。

        不過,如今的蘇扶,毛發已經不再脆弱,不會被蠻嬌嬌一揉就掉光。

        “不用期待了,你爹……暫時沒法見你。”

        “他有重要的事情,無法脫身的。”

        蠻嬌嬌道。

        蘇扶一怔。

        “什么重要的事情?”

        蘇扶深吸一口氣。

        “與天對弈,守最后一絲希望。”

        蠻嬌嬌滿是慈愛的再度揉了揉蘇扶的腦袋,此刻的蠻嬌嬌,的確是慈母的模樣,如果不看那渾身魁梧的違和感十分強烈的肌肉的話。

        “最后一絲希望?人族宇宙最后一絲希望么?”

        蘇扶目光一凝。

        “差不多就這意思吧。”

        蠻嬌嬌翻了個白眼。

        “想要守住最后一絲希望……難么?”

        蘇扶想了想,問道。

        “難啊。”

        “想要守住最后一絲希望,就必須要勝天半子,可是,太難了。”

        蠻嬌嬌感慨道。

        “兒砸,你能找到這兒,很不容易,說明你的實力已經得到了你爹的認可。”

        蠻嬌嬌道。

        她站起身,帶著蘇扶,走出了小空間。

        走出門戶,重新回到了宮闕深處的宮殿中。

        轟轟轟!

        一座座雕像,再度轉動,目光皆是垂落在蘇扶和蠻嬌嬌的身上。

        可怕的壓力涌動而起。

        蠻嬌嬌淡淡的哼了一聲。

        氣血一震,這些壓力,居然全部都被她給震散。

        “看到這些雕像了么?”

        蠻嬌嬌道。

        蘇扶頷首,他一直都很好奇這些雕像到底是什么人?

        居然能夠以規則之力構建雕像。

        “你得對這些雕像保持該有的敬意,因為他們都是你的前輩。”

        蠻嬌嬌道。

        蘇扶翻了個白眼,也沒見你對這些雕像保持多少敬意啊。

        “我的前輩?”

        蘇扶一愣。

        “對,你的前輩……這些強者,都是之前的宇宙規則意志。”

        蠻嬌嬌,道。

        嗯?

        蘇扶呆了呆,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爾后,他陡然恍然,深吸了一口氣。

        之前的宇宙規則意志?

        這些雕像代表的都是之前的宇宙規則意志?

        宇宙規則意志,難道居然是人為在控制的?

        蠻嬌嬌點了點頭。

        她抬起粗大的手指,遙遙指過一具又一具雕像。

        每一具栩栩如生的雕像,仿佛都有那些曠世強者毀天滅地的強大畫面浮現,給了蘇扶心神巨大的沖擊。

        他們每一位都是歷代的宇宙規則意志的代言人。

        是一個時代的真正主宰。

        “可惜,他們的時代都過去了,在那些時代,有他們在,大帝、皇者、天神都很安分,而第一宇宙紀的‘帝皇之亂’你應該也清楚,正是因為宇宙規則意志的代言人意外隕落,所以,大帝,皇者,天神發動了帝皇之亂,要爭奪宇宙規則意志代言人的位置。”

        “而宇宙規則意志,在無主控制的情況下,發動了大清洗,要洗刷世間強者。”

        蠻嬌嬌吐著氣,道。

        “那為什么說,他們是我的前輩?”

        蘇扶蹙著眉頭,問出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蠻嬌嬌說出來的時候,蘇扶愣了很久。

        “因為啊……”

        “我和你爹……打算讓你成為新一代的宇宙規則意志的代言人啊。”

        蠻嬌嬌咧嘴,露出憨厚笑容。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