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造夢天師在線閱讀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大夢傳承【第三更!求票票!】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大夢傳承【第三更!求票票!】

        楊玉珊背負著手,踩著飛劍,飛馳在空中。

        俏臉通紅,揍完人,她就知道,她可能揍錯人了。

        想起之前見到蘇扶,那沉穩的目光,文質彬彬的氣質……

        與拓跋雄完全不同。

        楊玉珊抿了抿豐潤的唇,看來真的是揍錯人了。

        第一次揍錯人,好緊張,怎么辦,在線等……

        身為第一峰的妖孽,她楊玉珊一直都是以德服人,這一次揍錯人,真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看來我還是修行不夠,心智不夠堅定,其實早就應該看出來,此拓跋雄,非彼拓跋雄……我還是得去仙夢塔中好好修行。”

        楊玉珊深深的吐出一口氣。

        爾后,跟身后的幾位師兄弟說了幾句后,就轉而朝著主峰方向飛馳而去。

        ……

        第五峰中。

        拓跋雄鼻青臉腫,在周圍人憋笑之中,越發的羞憤。

        楊玉珊對于力道的掌控比起拓跋雄強多了,每一拳都讓拓跋雄青黑腫脹,但是卻不致命。

        否則,以楊玉珊的王體境的煉體境界,幾拳就能把拓跋雄給打趴了。

        雷痕,周玄等人目光一凝。

        “那女人……應該是仙夢宗的妖孽弟子,實力真的很強!”

        雷痕道。

        “仙夢宗分普通弟子,精英弟子,妖孽弟子……普通弟子都是兵體境,精英弟子中有大半部分是王體境,至于妖孽弟子,全部都是王體境……這等層次,比起地球試練營的妖孽要強多了,我等雖然妖孽,但是若是對比起來,也只不過堪比精英弟子罷了。”

        雷痕凝重無比,感覺到了壓力。

        當然,煉體層次那是因為修行資源上的差距,比起仙夢宗的弟子差了些。

        不過……

        若是比起感知,也就是靈識,雷痕等人其實并不比仙夢宗的妖孽弱。

        煉體和靈識修行,其實是齊頭并進的。

        雷痕等人如今也都紛紛有輔修煉體。

        拓跋雄趴在地上,哭哭唧唧,就像是被凌虐后的小媳婦,眼中常含淚水。

        他明白,他是替蘇扶背黑鍋了,在場這么多人里面,唯有蘇扶構建的夢境是惡俗的噩夢,他拓跋雄……不僅僅替蘇扶背鍋了,還替蘇扶挨揍。

        他的命怎么這么苦啊!

        之前被蘇扶扎腰子,現在又替蘇扶挨揍。

        這個男人,是上天派來懲戒他的魔鬼嗎?

        ……

        此刻,第五峰中所發生的一切,蘇扶并不知道。

        當然,就算知道了,蘇扶也只會微微一笑,表示同情。

        當初爆出拓跋雄這個名字的時候,蘇扶就知道會有今日之事發生。

        楊玉珊雖然修為精深,不過可能是隱居深山,常年苦修,其實不怎么諳世事。

        說白了,也就是脾性很直接,單純。

        蘇扶覺得如果報了自己的名字,等楊玉珊等妖孽被噩夢折磨之后,可能會來找他。

        雖然說蘇扶不一定怕,不過楊玉珊王體境的實力,他還真未必打的過。

        所以,蘇扶委婉的報了拓跋雄的名字。

        背后的青銅門緩緩的閉合。

        一瞬間,便進入了封閉空間,沉重的氣息,彌漫在空氣之中。

        蘇扶瞇起眼,掃視四周。

        嗡……

        夢言中的黑卡跳動的越發的劇烈。

        蘇扶從卡槽中把黑卡取出。

        原本渾然天成,沒有絲毫紋路的黑卡,似乎在散發著微弱的光。

        這仙夢塔……果然跟黑卡有關!

        在黑卡出現的瞬間,整個仙夢塔似乎都震動起來。

        爾后,蘇扶發現,漆黑如墨的四周,突然垂落下一道道璀璨的光,像是舞臺上的聚光燈,聚攏在他的身上。

        嗡……

        似乎有若有若無的聲音,從曠遠的地帶,飛速的傳來。

        最終,縈繞在蘇扶的耳畔,如暮鼓晨鐘。

        “感應來者身具大夢傳承,仙夢塔考驗難度提升到噩夢級別……”

        蘇扶終于聽清楚了聲音。

        只是,這話語讓蘇扶微微有些發愣。

        “大夢傳承?”

        蘇扶眼眸一轉,落在了黑卡之上,深吸一口氣,黑卡……叫做大夢傳承么?

        傳承……

        傳承何人?又是傳承何等勢力?

        蘇扶陷入沉思,既然是傳承,肯定有個傳承目標,只是,這個聲音沒有替蘇扶解惑的意思。

        “身具‘大夢傳承’第一次入仙夢塔,若無法沖擊至100層,將取消傳承資格。”

        這聲音有些縹緲,像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在淡然開口。

        “取消資格?什么叫做取消資格?”

        蘇扶皺眉,掃視四周。

        黑卡和仙夢塔的碰面,像是發生了化學反應似的,激活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

        “取消資格,意為,抹殺。”

        這聲音有些人工智能的冰冷,但是卻又有仙人般的縹緲。

        蘇扶身軀一冷,心神一顫。

        抹殺……

        這冰冷聲音所說的抹殺,蘇扶絲毫不懷疑其真偽性。

        這跟血字時刻掛在口中的嚇死他,完全不同。

        蘇扶瞇起眼,爾后,眼前的畫面陡然一變,周圍變得十分的精亮,像是身處于夢卡制作室中似的。

        蘇扶發現他坐在操作臺的椅子上,桌子上擺著三塊品質極佳的聚夢石,以及一把簡陋的刻刀。

        “第一層考驗,開始。”

        冰冷的聲音散發而出。

        爾后,蘇扶便發現,眼前浮現出了一幅畫卷。

        與其說是畫卷,不如說是一種紋路的繪制,紋路繪制速度極快,每一刻刀的落下和橫亙都充滿了寫意的快意。

        蘇扶看的眼花繚亂,如癡如醉。

        這夢紋的繪制手法,蘇扶認出來了,正是他第一次激活黑卡時候,所傳承的紋路繪制手法。

        只不過,如今的手法更加的繁奧。

        半響之后。

        畫卷消失不見。

        周圍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蘇扶抬起頭,目光中流露出深邃。

        第一層的考驗,讓他領悟之前的夢紋繪制手法,并且有三次機會將其復刻在聚夢石上,若是三次都復刻失敗……

        便等于考驗失敗。

        難度并不小,不過,蘇扶倒是無懼。

        回憶著之前腦海中閃過的畫面。

        幸好紋路的復雜程度并不多,相當于三級夢卡的繪制手法。

        蘇扶眼眸精亮,抓起刻刀,刻刀落在聚夢石上,瞬間像是切豆腐似的,深陷下去……

        房間中十分的安靜,蘇扶一筆一劃的勾勒著。

        因為復雜程度并不大,蘇扶一次性就完成了復刻。

        畫面頓時一變。

        蘇扶感覺到了一股坐電梯般的升騰感,很快,眼前考驗再現。

        畫卷徐徐展開,密密麻麻的紋路,充斥在蘇扶的瞳孔之中。

        蘇扶精神緊繃著,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威壓,威壓并不強。

        同樣是有三次復刻的機會,蘇扶抓著刻刀,沉吟半響后,開始復刻……

        ……

        仙夢宗,主峰。

        輕搖紙扇的副宗主微閉的目光陡然睜開,眼底有精芒一閃而過。

        “仙夢塔居然開啟了噩夢難度的考驗……沒有想到居然是一個夢奴激活了噩夢考驗。”

        副宗主走到樓閣的護欄處,山風吹來,吹的他的衣襟徐徐而飄,頗有幾分飄然欲仙的感覺。

        望著聳入云霄的仙夢塔,目光深邃無比。

        不僅僅是他,主峰之上,似乎有許多恐怖的靈識感知在涌動。

        ……

        楊玉珊落在了主峰上,她俏臉上的紅潤已然散去,變得平靜了許多。

        人總有第一次,第一次揍錯人,她也逐漸習慣了下來。

        雖然說被那夢境給嚇到了,不過那邪惡夢境對他們靈識的增強,卻是非同一般。

        “咦?仙夢塔怎么這么多人?”

        楊玉珊看著仙夢塔下,圍攏的密密麻麻的人,不由的有些好奇。

        她靠近之后,便發現仙夢塔中,一道道人影飛馳而出。

        她還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比如跟她同為十大妖孽的幾個師兄師姐。

        “怎么了?大家怎么都出仙夢塔了?”

        楊玉珊好奇的拉住剛剛從仙夢塔中飛馳而出的一位師姐詢問道。

        “有人開啟了仙夢塔噩夢難度的考驗……我們都被仙夢塔給驅逐出來了。”

        師姐有些哭笑不得,她正修行到關鍵處,結果一睜眼,就被驅逐出來。

        “嗯?噩夢難度考驗?誰這么作死?”

        楊玉珊豐潤小嘴張開,有些吃驚。

        “誰知道呢?仙夢塔的難度分為普通難度,困難難度,噩夢難度,都是仙夢塔分配難度,就算是玉珊你在仙夢塔內,也只不過開啟了噩夢難度罷了。”

        師姐搖了搖頭。

        可能仙夢宗又出了一個天才了吧。

        “現在的仙夢塔,只可出,不可近……暫時無法修行了。”

        楊玉珊微微有些恍惚。

        她打算來仙夢塔修行,現在居然不讓進了……

        還有這種操作的么?

        是誰……這么霸道?

        楊玉珊搖了搖頭,倒也好奇,不急著離去,與大多數弟子一般,都待在仙夢塔下,想要看看,到底是誰,開啟了噩夢難度的考驗。

        仙夢塔共九百九十九層,一層一個考驗。

        九百九十九個噩夢難度的考驗,嚇都嚇死人。

        ……

        仙夢塔內。

        蘇扶額頭上滿是汗珠。

        他已經闖到了第50層,夢紋的復雜程度,比起第一層,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每一道夢紋的繪制手法十分簡單而直接,像是潑墨山水,但是數量奇多的紋路堆積在一起,蘇扶精神都徹底繃緊。

        雖然到現在為止,他都是一次完成紋路的復刻。

        可是,他已經逐漸有些吃力了。

        噗嗤!

        刻刀在手中婉轉,輕攏慢捻抹復挑,一道道紋路,躍然于聚夢石上。

        可是,當一道紋路繪制出現了分毫的偏差,整個聚夢石頓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沖擊開來。

        嘭!

        聚夢石碎開。

        蘇扶感覺感知像是被針扎了似的,臉色煞白。

        “第一次失敗,還有兩次機會。”

        像是人工智能般的聲音響徹而起,縹緲在蘇扶的耳畔。

        蘇扶吐出一口氣。

        空氣中的威壓很強,蘇扶在對抗這些感知的時候,還要集中精神記住紋路的繪制手法,確實難度非常大。

        這就是噩夢難度啊……

        果然跟噩夢似的。

        蘇扶的聚夢石只剩下了兩塊。

        也就是說,他還有一次錯誤的機會。

        若是再錯一次,剩下最后一塊聚夢石,到時候他的壓力將更大。

        最后一塊聚夢石,他必須全部無誤才可以。

        否則出現失誤,便會判定為考驗失敗……

        “繼續。”

        蘇扶吐出一口氣,平復下心情,穩定感知,繼續盯著。

        畫卷再度徐徐展開,蘇扶目光精亮,瞳孔中仿佛倒映著每一道紋路的路線和力度。

        如果辛蕾在這兒,肯定會知道,蘇學霸生氣了……

        觀看完畢,蘇扶握著刻刀,沉著的下刀,刀尖劃過聚夢石,如切豆腐般,切出紋路,栩栩如生,仿佛活過來似的。

        當蘇扶最后一刀收刀,紋路完成。

        坐電梯般的升騰感再度浮現。

        空氣中的壓力陡然倍增,蘇扶的氣血都被壓抑的完全無法流轉。

        感知被壓迫的只能勉強動彈。

        60層,70層……

        蘇扶心神沒有絲毫的動搖,眼眸堅定無比。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仙夢塔外。

        仙夢宗的弟子匯聚的密密麻麻,大家都好奇的盯著仙夢塔。

        可以看到,仙夢塔的第80層位置,散發著光。

        也就是說,闖關者,如今才勉強達到80層。

        “有點慢啊,已經過去了三個時辰了,才達到80層,我都不止這水平。”

        “你是不是傻?你闖的是普通難度,這里面的大佬闖的是噩夢難度!”

        “你們猜,到底是誰開啟了噩夢難度?會不會是十大妖孽之首的葉師兄?”

        ……

        仙夢宗的弟子們在交流著。

        楊玉珊目光盯著那第80層位置,目光一縮。

        光芒再度往上攀升,達到了81層……

        到底是誰?

        楊玉珊心中很好奇……

        說實話,這攀升速度已經不慢了,畢竟是困難層次的難度。

        就算是仙夢宗的妖孽,怕是也只能達到這種程度吧。

        仙夢塔前一百層,都是關于夢紋的繪制的考驗。

        好像并不難吧,當初她兩次闖仙夢塔就突破一百層了。

        仙夢塔中。

        蘇扶深深的喘出一口氣。

        黑卡懸浮在他的身邊,散發淡淡的光。

        還剩下十層……

        只要闖過十層,蘇扶就能夠保持住傳承資格。

        蘇扶自然不愿意被取消傳承資格,因為黑卡不僅僅關系到他父母的消息,也是蘇扶崛起的根本。

        黑卡中還有那么多的秘密沒有被探索,蘇扶怎么能在這兒就倒下!

        嗡……

        蘇扶忽然感覺感知有些不知。

        眼前微微模糊。

        下一刻,手中的刻刀便是刻畫錯了一條紋路。

        噗嗤!

        聚夢石直接炸開……

        蘇扶的感知又是傳來一陣刺痛,讓蘇扶忍不住抬起手,按住太陽穴。

        紋路的繪制是需要消耗感知,他的感知連續闖九十幾層,已經接近枯竭了。

        而且,到了現在,紋路的復雜程度,宛若天書,而且每一幅紋路圖中還蘊含著不同的屬性,這才是更難的。

        第二塊聚夢石也被毀壞。

        蘇扶肩上的壓力越來越大……

        雖然只剩下十關,但是每一關的難度都不會比這一關小。

        蘇扶咬著牙,目光中有精芒涌動。

        那么多的艱難困苦他都咬牙挺過來了,怎么能倒在最后的門檻之前!

        蘇扶咬住自己的唇,猩紅的血液彌漫而出。

        血腥味讓蘇扶清醒了幾分。

        取過第三枚聚夢石,深深吸氣。

        眼前……繁復宛若天書般的紋路畫卷悄然展開。

        蘇扶忍著疼痛,抓住刻刀,猛地落下。

        他……不能敗!

        每一刀的刻畫,都像是游走在死亡的邊緣,在刀尖上跳舞。

        第97層。

        第98層!

        第99層!

        仙夢塔下,每一個仙夢宗弟子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盤坐在青石上的守塔人,眼簾微垂,可是眼皮子卻也在簌簌抖動。

        ps:四千五百字,求票票~

2012法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