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線閱讀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鎮海神杖

第五百八十二章 鎮海神杖

        天空中颶風呼嘯連連,似乎沒有止歇盡頭;海面上,巨浪滔天,一波高過一波,浩蕩奔流,引動了整片水道的洪水形成呼嘯之勢。

        海嘯一旦形成規模,想要將之消弭,即便是擁有搬山移海,移星換斗的圣人級數強者,也要煞費一番功夫,絕非短時間內可解決!

        曾經,鳳皇乃至一眾妖族海族高層都設想過,滅世策順利啟動,血魂山瓦解崩塌,禍世水患席卷玄黃大地,人族修者既要迎戰妖族海族的大舉入侵,還要應付水患,顧此失彼疲于奔命!

        不想這水患災劫還沒實施到玄黃大地那邊,沒有侵害到人族那邊,已經先一步開始禍害妖族了!

        云揚的心思很是簡單粗暴,你們不是想要用水患,用海嘯對付玄黃大抵么?那我就先用這水,這海嘯來對付對付你們!

        海浪從遠方對向洶涌而來,因獵獵風勢催動,以遠正常態勢的模式迅形成暴風眼,動輒就是一道沖上高空數千丈的激流,那激流中蘊含的巨大力量令到被波及到的無數海族都在瞬間粉身碎骨,攜手九泉。

        而激流去勢消弭,退下去的水流,不過又是再次醞釀下一波更兇猛的沖鋒而已。

        端的是此起彼伏,6續有來。

        不過一時三刻之間,海面上已然漂浮了難以數計的海族海眾尸骸,面對如此空前災劫,不要說是尋常海族,就算是修為達到了尊者圣者這一層次的海族高階戰力,只要不小心被卷入了漩渦中心,那也是難得幸免的。

        這場空前殺戮也令到綠綠和云揚朝思暮想的因果之氣,以沛然之勢,幾乎比海嘯還要瘋狂的沖進神識空間!

        接連不斷,綿綿不絕!

        此時此刻,若然單只是從海面看,觸目所及,滿目盡是世界末日的景象!

        然而這等天地災劫不過表象,更勁爆的災厄6續有來

        海底,正在忙著搬運火山的無數海族,恍惚間也迎來了瘋狂至極的暗流希冀。

        起初還只是在某一區域,一陣小小旋流波動,但在極短時間里漸次形成了一點轉極快的小小漩渦。

        幾位巡邏的海族武士,目睹此跡象卻不以為忤,太平常,司空見慣了。僅止于一臉的好奇,一臉的有趣。

        “看,這里居然有個小漩渦,轉得蠻快的啊。”

        “確實很快,就是不知道轉得這么快,底下會不會冒泡了呢……”

        “哈哈……”

        然而就在這幾位海族武士以一種看景致的關注之下,這個小小漩渦還真的沒有冒泡,卻在以一種駭人聽聞的度高旋轉起來,而這個狀況所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它一點點的帶動周圍的水流,波及范圍也在迅擴大了……

        前后至多不過數十息的時間,漩渦已經變成了一道從下到上至少數百丈高下的龍卷風,直徑更是過了十丈。

        而這個已然成型的怪物,還在持續的增長,那愈演愈烈的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多的帶動水流,范圍一點點擴張,擴大。

        一切實在是來得太過變生肘腋,太過突兀意外,那幾個見證巨變,陷入目瞪口呆狀態的海族武士,干脆連慘叫一聲都沒來得及出,直接被卷進了漩渦之中,不由自主的在里面旋轉起來……

        前前后后,一共還不到一盞茶的時間,漩渦已然猛增到了數千丈粗細,而到這個程度的人為龍卷風,已經可以借助一點一點增長的慣性而動,不再需要太多的原動力了,而這也代表了,外力想要阻止這龍卷風,勢屬難能!

        海底世界,亦有此開始,開始出現異乎尋常的激烈動蕩。

        體型擴大到相當規模的龍卷漩渦又有了新的動作,竟然開始移動,雖然是一種極其緩慢,卻是無可抵擋的態勢,在海底點滴移動,而隨著其體型的越來越粗,越來越大……

        所過之處,豈止于滿目狼藉,根本就是寸草不生,生跡滅絕。

        不要懷疑,海底也是有草生長的,還有許多的細小生物,盡都在這乍然出現的龍卷漩渦摧殘之下,生機斷絕。

        “阻止!”

        “全力阻止!”

        一位海族圣皇聞訊趕來,見狀登時臉色大變:“調動人力,圍繞漩渦,逆向施法起浪!以漩制對漩,以力化力,消弭之!”

        不得不說,這位海族圣皇的應對方式,若是放在正常情況下,處理得相當適當。

        但這次……無數的海族高手已然迅應對,卻還來不及施法,徑自被卷入了漩渦之中。

        無數海底建筑,一座座的被漩渦波及,全無抗衡余地的分崩離析!

        舉凡所過之處,龍卷漩渦好似全無停滯,不但移動度越來越快,體積始終持續增長,

        這會的移動度已經越了之前最少十倍。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龍卷漩渦過處的所有海族建筑,都被摧枯拉朽的破壞;幾乎就是一頓飯的功夫,那龍卷漩渦的破壞范疇已經擴大到了千里之遙,而且,那龍卷還在極推進,一不可收拾!

        整個海底,盡是濁浪滔天,伸手不見五指。

        適時,海族皇宮無巧不巧的正逢在行進路線之上,龍卷漩渦仍舊以肆虐之姿,強勢碾壓了過去,而此際的龍卷漩渦直徑,赫然已經過了兩萬丈!

        這樣規模的龍卷漩渦,已經非是人力可以阻止了,即便是制造了這個漩渦的始作俑者云揚,也只能順勢導引,因為他本身的力量,根本都抵不上這個漩渦所擁有之力量的萬一!

        換言之,這個龍卷漩渦已經成了氣候,足堪釀成巨大災劫,生靈涂炭!

        轟隆隆……

        不過瞬間的僵持,雄偉的海族皇宮盡數化作了廢墟,許多皇族中人盡皆被卷入旋渦內中,亦是在這短短的一瞬之間,數千萬亡魂,全數殞命在這漩渦龍卷之中。

        許多海族高手猶自在漩渦之中極旋轉掙命,只可惜即便是圣尊圣君級別的高手,在這漩渦之中也只能勉強自保,保證自己不至于即時殞命,但說到想要做點什么,幫別人脫險云云……

        那純粹是想多了……

        這會的海底,滿目所見,除了污濁就是鮮艷的紅。

        那是不計其數的海族生靈鮮血所染。

        漩渦仍自在持續自主增大,慣性的增加力量,自地的向著既定軌跡沿途破壞過去……

        云揚隱身海底,看著這一幕,心中念叨:“這……應該……差不多了吧……”

        一開始的時候,云揚乃是位于漩渦中心,刻意引導著漩渦旋轉,乃至漩渦走向,但到了后來,

        漩渦因慣性威能暴增,增強到了連云揚都不敢在漩渦中心待著的級數了!

        無限累積之下的極端威能實在是太恐怖了!

        以至于云揚從一開始的始作俑者,變成了現在的純粹旁觀者,冷眼旁觀這一切的生,衍化。

        這一次行動,可是將他全身的靈力,玄氣,以及生生不息神功的力量,盡數耗盡!

        但一切都屬值得,如斯成果端的是震動整個世界的級數!

        因果之氣,完全就是以山呼海嘯的方式,強勢涌入他的神識空間之中,源源不絕。

        具體多到什么程度呢,本來肉眼無能得見的因果之氣,實在太多太濃厚,以至于被云揚的眼睛看到了,你說得有多少吧?!

        綠綠一動不動,深深地扎根,以鯨吞海吸之勢瘋狂地接納涌入的因果之氣,素來以饕餮肚量之的他,竟生出一種不堪負荷的感覺,竟然連習慣歡呼都忘記了!

        最保守估計,單只是這一趟入海,截至到現在為止,加起來也不過一個時辰多點的時間,但所收取到的因果之氣,已經是之前第一層到第七層的總和還多,而且還是多出好幾倍的那種多!

        更有甚者,這個數目字,還在持續增長之中!以一種匪夷所思難以置信的度持續增長!

        ……

        “大事不好,快去稟報陛下,請陛下回援哪……”

        一位金甲海族高手拼命也似地沖出了漩渦,幾乎撕破了喉嚨的凄厲大叫,一聲大叫之余,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顯然是催谷了大量的生命元力,這才得以逃出漩渦。

        身子搖搖欲墜:“完了……全完了……皇族……全完了……”

        ……

        哪里還用稟報了,海皇此際已經可以看到了。

        海面之上,之前云揚搞出來的滔天巨浪還在來回奔騰咆哮,但任誰也能看得出來,比起之前已經平靜了許多,不過無本之木,無源之水,再難興風作浪了,殺傷力也銳滅到底。

        較之尋常海浪都強不到那里去,就只剩下最后一點余波,看著聲勢不俗而已。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就在妖眾海眾以為風浪將止的時候,海面某處突然間出現了一個漩渦,這個乍現的漩渦,因為巨浪仍自奔騰的緣故,幾乎未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即便是有人不經意的看到了,也不會多在意,畢竟海面上有漩渦顯現,太平常,太常見了!

        然而下一刻,這個看似平常的漩渦一下子擴大了,那漩渦中心須臾之間就變成有了百丈深淺的深度!

        乍現的漩渦,異乎尋常的吸力令到附近的不少海族戰將全無提防地卷進去了,但這些都是實力不俗的海族高手,自有應對此等漩渦引力的手段,盡數脫身而出,并無人員傷亡,但每個人都是一臉駭然!

        原因無他,只因為這個漩渦實在太可怕了。

        既然是海族戰將,高階修者,自然都是一等一的控水高手,豈能不知道在大海之中制造這樣的一個漩渦,乃是一件多么困難的事情!

        但偏偏就有人做到的,而且這漩渦還是針對己方而來!

        漩渦還在持續擴大,這也令到中間位置的漩洞更深了,望之有如惡魔之眼,深邃無比,吞噬萬物。

        “這是怎么回事!”

        海皇狂怒地注目于這個乍現的漩渦,眸子深處卻是濃濃的忌憚之色。

        這個漩渦,分明是從海底起來的!

        然而從海底制造這樣的大型漩渦,豈是人力可及的事情。

        即便是海皇自己,想要如法炮制,至少也要籌備相當一段時間,耗盡全身力氣不過末節,只怕還需要消耗一定程度的本源力量,才能成事。

        再想深一層,思及這可是從海底沖到海面上的漩渦龍卷,體積還這么大,而且還在繼續擴大之中,簡直就是思之極恐……

        越想越驚駭的海皇面色已經完全黑了,他已經不敢設想海底現在會是個什么狀況了?

        海皇陡然一聲暴喝,手中驀然現出來一根黃光閃爍的棍子。

        這根棍子在甫一現世的瞬間,一道金光隨之沖天而起!

        整個妖界,都被這股金色光華輝映,滿目盡是黃光燦然,輝煌耀世!

        甚至就連玄黃界那邊,都能看到天邊突現金光刺目,恍如大日臨凡!

        這一刻,無數的人族,海族,妖族都齊齊屏住了呼吸,盡皆轉頭看去,注目于那金光彼端。

        正在天空翱翔的鳳皇一下子頓住身形,霍然轉頭,看著海皇手中的那根金光耀眼,幾乎看不清形狀的棍子,眼中陡然射出莫名精光,極盡感慨的喃喃道:“鎮海神杖!”

        “我早該猜到的了,這鎮海神杖就在你的手中……”

        鳳皇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霹靂一聲大喝:“海皇!將鎮海神杖交出來!”

        “交出來?”海皇狂怒:“憑什么!”

        他雙手平端鎮海神杖,卻如同無盡重負的山岳壓身一般,縱然以海皇已臻此世絕顛的修為實力,仍舊顯得很是吃力,似乎這鎮海神杖的份量已然出了他的負荷極限一般!

        那鎮海神杖之上的金光越來越濃郁,端的光照三千,寰宇生輝。

        似乎是蓄力已足,海皇猛地將那鎮海神杖插入水中,插入那個巨大的漩渦中間!

        他轉而以一只手拄著鎮海神杖,穩立在海面之上,一派淵岳峙。

        那鎮海神杖的無量黃光陡然收縮,旋即又從海面之上四下鋪展了出去,瞬間便已然波及了整個海面。

        然后,風平浪靜!

        當真就是從鎮海神杖插下去的那一刻開始,從海面乃至海底,所有動靜動作,盡數消弭!

        海面,重歸波平如鏡,不見一絲波瀾!

        鎮海神杖,果然不負鎮海之名,威能一致如斯!

        云揚耗盡了極限修為,以此世絕顛強者倍數威能,再輔以風水兩相神通,蓄勢偌久,這才得以制造出來的龍卷漩渦,本該無可阻擋,不意卻被這鎮海神杖一瞬抹平!

        從水面到海底,連一點波動,一絲波紋都沒有了。

        所有妖族海族,舉凡親眼見證這一幕的,無不被震驚得目瞪口呆,瞠目結舌,久久無語。

        終于,隨著嗖的一聲輕響,火光焰色滔天,鳳皇已經來到海皇面前,厲聲:“將鎮海神杖交出來!”

        海皇大怒:“放肆!這鎮海神杖乃是我海族傳承之寶,你意欲搶奪,是何道理?!”

        鳳皇勃然大怒:“海族的傳承之寶?胡說八道,信口雌黃!此杖分明是我妖族老祖的隨身至寶,當年我妖族老祖宗一棍震天下,以一己之力強助君主偉力,這才得以與玄黃創始者底定盟約,為我妖族換來了妖界的廣袤地界!”

        “老祖為了妖族繁衍生息,脫此世之時并未帶走這鎮海神杖,而是留在了妖界大6,鎮壓吾族氣運!憑汝等區區海族,那時候一個個的還都是泥鰍!竟敢妄言傳承,占據我妖族祖寶神物?!”

        鳳皇眼中噴火:“趕緊交出來!這是我妖族鎮壓氣數之寶!”

        海皇面色恒然:“妖族不世族乃是妖族之共族,豈止于6妖之祖,亦為吾海族之祖!難不成鳳皇言下之意,竟是否認我海族不是妖族一脈!?老祖宗當年留下鎮海神杖鎮壓妖族氣數不假,但將之留在了海中豈無深意!你道海族億萬年來少有異常波動緣由何在?正是因為這鎮海神杖,鎮壓大海一切異常變故,億萬年傳承之余,這鎮海神杖當然就是我們海族的!憑你鳳皇一句話妖族居然想要奪走,鳳皇,你的如意算盤打得夠響啊!”

        鳳皇暴怒之意更甚:“強詞奪理!十五萬年前的那一役之后,你們海族早已經獨立了出去,再不復妖族所屬,當年一場大戰,流盡了鮮血的妖族海族祖輩依然在這妖界大6沉眠,當年決絕之言,言猶在耳!你們海族從此不受6地妖族管轄,海族不再復妖,此事可是本皇信口雌黃么?!”

        “如今你又要自稱妖族一脈?是誰的算盤打得夠響呢?!”鳳皇怒容滿面:“好,你既然自稱為妖族一脈,那就自然置于妖皇所轄!你身為臣子,又有什么資格保管鎮海神杖這族之重器?!交出來!”

        海皇憤怒:“不可能,你做夢!”

        妖族圣人與海族圣人都圍攏了過來。

        看著鎮海神杖的眼神,每個妖的眼中都充滿了火熱之色!

        尤其是妖族圣人,那眼神幾乎要將鎮海神杖吞下去一般。

        妖祖圣物!

        原本合作無間的妖族與海族,就因為這乍現的神物,突然間變得拔弩張起來。

        甚至連遠方山頂的鵬皇鷹皇等,也紛紛放棄了各自守衛的山頭,急疾趕過來,鎮海神杖竟是緊要如斯!

        所以說,現在所有山頭其實都是不設防的,空無一人。

        只可惜東方浩然等人對此毫不知情,否則,若是趁著這個機會展開破壞的話,很大機會能夠將屬于海嘯攻擊這部分威脅完全的消除掉。

        ……

        身在海底的云揚,原本還在高高興興的旁觀,順便恢復一下消耗過度,已經見底的自身力量。

        這會的他,可是心情舒暢異常,看著神識空間里那濤濤如同洪流一般的因果之氣源源不絕地即匯入,前后還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進軍第八層的因果之氣,居然已經快要湊足了。

        要知道完成第八層修煉,可是需要整整十個億的因果之氣。

        之前累積偌久,卻也不過才累積到了三分之一的份量而已……

        云揚很樂觀的判斷,以當前還在持續狂灌而入的因果之氣,將第八層所需要的因果之氣補足之后,還會許多富余,畢竟這才只是一個時辰的收入而已!

        云揚笑得合不攏嘴,猶自期待著更大的破壞,更多的收獲,籍此得到更多的進步,不意突然間變故陡生,一股無可抗拒的莫名力量從海面上驀然鎮壓下來。

        金光所及之處,非但令到整片海底豪光燦然,更令所有的波動,盡數消失得無影無蹤!

        甚至連海底已經掀起來的無邊污濁,也在剎那間消失不見。

        此刻的整個大海,就像是一塊巨大的透明翡翠,晶瑩剔透,滿目盡是清澈,碧綠!

        滿目所見,似乎剛剛還在肆虐的滅世風暴,并沒有當真存在過一般。

        但那已經化作了廢墟的海族皇宮,還有沿途被破壞他的許多建筑,分明昭示著,之前的滅世風暴并非不存在,真實不虛。

        還有就是,正在自平靜的海水之中,不斷地漂浮起來,向著海面飄上去的一大片一大片肉眼可見的,不下千萬計的海族尸體,在在證明著剛剛的恐怖。

        然而云揚心底的震驚莫可名狀。

        剛才的龍卷漩渦分明已經成了氣候,去勢已成,絕非人力所能撼動,即便是始作俑者的自己,縱然自己傾盡全力,再展風水兩相神通,甚至是諸相神通盡出,也決計無法遏制那滅世威能!

        那的是什么級數的力量,才能消弭這等恐怖災厄,而且還要是一瞬之間,盡數弭平!

        他瞪著眼睛看著這一片平靜,幾乎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這是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呢!

        云揚有心想要到海面去看看究竟,但他剛才消耗太甚,全身力量盡都去樓空,幾乎便是油盡燈枯的狀態,唯一能做的,僅止于化作小水滴,藏匿在大海中隨波逐流,慢慢的恢復而已。

        以他現在的狀態,想要到海面上去,恐怕花上一天時間也是上不去……

        但這仍舊是太離譜了。

        云揚可是從未想過,此世居然會有這樣的恐怖力量。

        明明已經完全暴動起來的大海,居然會在一眨眼的時間里完全平復,盡歸風平浪靜!

        要知道,即便是一個臉盆里的水,在被攪動起來之后,強者最多可以做到將這一臉盆的水瞬間冰凍,卻仍舊會保留下來那股波動的形狀。

        絕不可能做到瞬間恢復到連一點波紋也沒有的狀態。

        但現在,卻是真正將整片大海都恢復到了死水無波的狀態。

        這……簡直就是神跡!

        簡直了!

        云揚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費解至極。

        ……

        此刻,海面上,一場兩族大戰蓄勢待。

        對立雙方,赫然是海族與妖族的高層強者,只待一言不合,便是正面招呼,難有轉圜余地。

        妖族海族兩族對峙,彼此不讓,氣氛欲趨熾烈,幾乎是箭在弦上,一觸即!

        海皇一手扶定那鎮海神杖,忽而閉上眼睛運功,幾乎就在電光火石的瞬間,隨著嗖的一聲輕響,那鎮海神杖消失了。

        照耀著整個世界的炫浪金光,也頓時盡數消失不見。

        玄黃界眾生凡是目睹了金光耀世者,莫不生出一種恍然若失的感慨!

        而鳳皇眼中的怒火唯有更熾!

        紅光陡然一盛,火焰升騰,鳳皇的身影已經來到了海皇面前,彼此相距不過咫尺,一個平靜地卻盡顯森寒的聲音響動:“交出來!給我!”

        海皇瞇起了眼睛,淡淡道:“鳳皇,你可知道,彼此這么近的距離,鎮海神杖一擊,足以讓你當場隕落,萬劫不復。”

        鳳皇對于海皇的威脅全然無動于衷,冷漠道:“給我!”

        海皇看似淡定的一張臉上,慢慢地露出來一絲猙獰。

        鳳皇平靜的臉龐之下,卻也醞釀著隨時可能爆的火山。

        兩位皇者不聲不動的彼此對視,半晌驀然,然而在場所有人都清楚。

        這兩人非是不動,而是已經決定欲行極端了,只需要一個契機,兩族戰爭就將瞬間引爆!

        “鳳皇陛下!”

        龜丞相佝僂著身子,一派謙卑的湊上前來,道:“睿智如鳳皇陛下,豈不知大局為重……眼前態勢,何者為重,何者為,豈用老朽贅言。現在乃是關鍵時期,關系到妖族興衰存繼……何必因一時意氣,因小失大,無謂沖動啊……”

        鳳皇絲毫不為所動,仍舊滿眼厲色的注目于海皇。

        龜丞相仍自一臉的苦口婆心,懇切道:“陛下,鳳皇陛下……就算事有不協,仍舊是可以商量,咱們大可以日后從長計議……現在的第一要務乃是打下玄黃,其他種種都該給這第一要務讓路,等打下玄黃,以后究竟如何,咱們再另行計議也不遲晚,老朽始終覺得……到那時候,即便是事難兩全,雙方一戰而決,卻也是關起門來自家人打一架而已,但若是鳳皇陛下一定要在現在這個時機將此事定論,只會平白便宜了人族而已,不合適呀……”

        海皇冷冷看著鳳皇,道:“時機沒有什么合適不合適的,只要鳳皇陛下覺得合適就好,朕倒是覺得此時此刻正合適解決此事!”

        鳳皇森然道:“海皇,不管到什么時候,這鎮海神杖,都是妖祖傳世圣物!你縱然強留在手,真正拿得動么?!”

        海皇冷笑:“那不拿得動,那是朕的事情,就不勞鳳皇陛下操心了吧。”

        鵬皇與鷹皇狠狠的看著海皇,厲聲道:“海皇,鎮海神杖合該供在妖族圣壇之內,非妖族要事不得擅動!你現在將之收入自己體內算什么?趕緊拿出來,莫要再褻瀆妖祖圣物了!”

        海皇嗤笑一聲,對于鵬皇鷹皇責難渾然不理不睬,徑自道:“鳳皇陛下,當初主張要合的,乃是你們妖庭,現在要內訌,也是你們妖庭……鎮海神杖是妖族圣物,這點永遠都不會有變,而此物不管是落在哪里,只要還在妖族手中,并沒有落在人族手里,就已經足夠了,不是嗎!?”

        鳳皇瞇著眼睛,道:“你先回答我兩個兄弟的話,他們倆亦是一族之,對于神杖下落歸屬,自然有言權。”

        海皇靜靜道:“多聞鳳皇果敢睿智,初會之時尚感傳言不虛,怎地今朝盡是火氣,百億海族生靈,我已經準備妥當,若是雙方還要繼續合作,便請鳳皇陛下釋出善意與誠意……若是鳳皇意欲取消合作……那么大家是相安無事,還是驟起兵戈,都由閣下一言而決吧!”

        他冷笑一聲,道:“至于你的這兩位兄弟……他們還沒有與朕平等對話的資格!我等你答復,失陪了。”

        說罷不待鳳皇回應,徑自一個翻身,已然浸入海水,消失不見了蹤影。

        鷹皇與鵬皇氣得渾身抖:“什么東西!不過一條臭泥鰍,還以為自己了不起么!”、

        鶴皇轉頭向鳳皇;“鳳兄,那鎮海神杖……難道就任由海皇掌握著?”

        鳳皇輕輕的嘆了口氣,看著一邊正自彎腰行禮再三致意的龜丞相,和緩道:“丞相暫且回去吧,放心,正如丞相所說,大局為重。”

        龜丞相謙卑道:“還是鳳皇陛下思慮周詳,老朽佩服。”

        說著一轉身,也進入了海水之中。

        鳳皇看著海面波瀾,目光凝重空前。

        他知道,這位龜丞相表面上看來似是唯唯諾諾,膽小怕事,實則卻亦是一位高階圣人,并不在鵬皇鷹皇任何一妖之下,乃是難得一見的海族頂峰強者,尤其防御強,難纏之極,端的是一位勁敵。

        鳳皇凌風而起,直上九天之上,鷹皇鵬皇等盡都跟了上來,看向鳳皇,這些妖族皇者,看到鎮海神杖之后的激動之情,直到此刻仍舊沒有消散下去,一個個急迫的看著鳳皇,等待其回應。

        “現在形勢比人強,神杖暫時是拿不回來了。等見到妖皇的時候,我會跟他說明的……哎,這一次,若是妖皇在這里……倒是有希望成事,因為他畢竟是咱們諸族共同推舉的王者;對于鎮海神杖,擁有天然的掌控名目。只得我在此卻是名不正言不順,反而另生齷齪,畢竟我只是鳳皇,鳳族之皇,非是妖族之。”

        “我剛才主張索要鎮海神杖,多屬一時義憤;海皇并不認可我,于理不虧。”鳳皇嘆了口氣:“就算是我當真強搶了回來……又能怎樣?那樣的神物,落到了我的手里,我還舍不舍得交出去,我自己都殊無把握……萬一引起妖皇忌憚……”

        鳳皇苦笑:“所以,今日取不回神杖,不起沖突,反而是上層。之所以疾言厲色,也只是擺出我們妖族的態度而已,當真開戰……不可能的。”

        “相信海皇也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有恃無恐。”

        鳳皇說到后來,仰天長嘆。

        鵬皇等都是默然無語。

        是啊,這鎮海神杖,可謂是此世神器之。

        誰不想擁有?

        而一旦落到了自己手里,又哪里會舍得交出去呢?!

        要知道手持鎮海神杖之人,本身只要有相當實力,足可借助神杖之力輕易滅殺其他皇者,甚至包括鳳皇這樣的絕顛強者!

        無論是鷹皇鵬皇鶴皇又或者是任何一族的皇者得到了這件神器,都可能掀起妖族的巨大內亂,只有妖皇得到,方才僅止于是震懾天下的利器!

        “回去吧,看好我們的山。”鳳皇低垂目光,冷冷一笑:“看來這一次變故,海族損失非輕。這位玄黃云尊,顯然看出水道方面已經難得破壞,將主意打到了水底下了……”

        鵬皇幸災樂禍,道:“若是讓那云尊在下面多搞幾次動作,只怕就有許多樂子可看,現在只要一看到海族的囂張氣焰,我就有氣。”

        眾位皇者站在空中,盡皆矚目于海面。

        只見方圓數萬里的海面,不斷被6續浮上來的海族尸體占據,這其中,不乏數百丈長的大魚,蟒蛇章魚等,至于那些小魚小蝦,更是不計其數,密密麻麻……

        “若是連小魚都算上的話,這位玄黃云尊這一次毀滅的海族數目,都夠上一次滅世策的耗用了……或者猶有出也說不定。”

        鷹皇一臉的幸災樂禍,咧著尖尖的嘴巴:“鵬兄說得對,要是真的多來幾次,只是想想那海皇的難看臉色,就已經是過癮得很了。”

        “哈哈哈……”

        ……

        海皇一路分開水路,回轉海皇宮,一見海皇宮現況不禁怒火沖天。

        “誰干的!”

        原本金碧輝煌極盡奢華的海皇宮,現在已經淪為一片廢墟,滿目荒涼。

        眼前所見,只有無數的皇族武士,不斷的進進出出,從廢墟之中拖出來一具具尸體。

        海皇定睛細看,驚覺尸體之中皇族中人竟然占據了絕大多數,不由得一陣陣的眼前黑。

        除了自己的嬪妃幾乎死得干凈外,子孫后代也死得七七八八;甚至連皇后,現在也處在昏迷之中。

        嗯,皇后的昏迷倒不是因為受傷,而是因為悲傷太過。

        她跟海皇所生的七個兒子,在這次變故中死了五個,足足五個!

        海族的皇太子殿下,也在這一場暴亂中重傷垂危,奄奄一息。

        “全面搜捕玄黃云尊,朕要將其碎尸萬段!”

        海皇此際哪里還反應不過來,再聯想到當日云尊控水攻擊鳳皇的場面,如何還不知道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誰。

        滿嘴的牙咬得咯咯作響,端的是恨得咬牙切齒。

        “云尊!云尊!”

        “我定要將你碎尸萬段,挫骨揚灰!!”

        海皇仰天厲吼,只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氣得爆裂了。

        ……

        云揚仍自處在化身水滴狀態,卻是近距離目睹了海皇宮一幕人間慘劇,一時間竟頗有些心滿意足的感覺。

        他突然現:這海族,貌似比6地妖族要好對付的太多了。

        6地妖族地面廣袤,縱然有心尋覓,也未必能尋找得到。

        反觀海族,海域雖然遼闊更甚妖界,但身在這大海之中,憑著自己的水相神通,堪稱是一個無解的存在。

        尤其大海擁有一種特性:只要這邊的海水被鼓噪了起來,另一邊的海水自然而然也會被鼓噪起來了。

        “若是一天來這么一次的話,那可就爽了……”

        云揚無限遐想。

        但想歸想,這其中難度卻是太大。

        不說別的,單只是這一次搞出來的直通海面龍卷漩渦,可說是耗盡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沒有個兩天時間,斷難恢復萬全。

        還有海族用來瞬間平復海水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是秘法,還是種族天賦神通!

        那威力,可是太大了,幾乎是完克自己的水相神通,甚至諸相神通!

        云揚非常清楚:這樣的玄妙手段,只要現了自己的存在,照著自己招呼過來,自己還真的未必承受得起!

        這可是一個巨大的風險項,決不能等閑視之,更不可輕易嘗試。

        “不過也不能放棄,最大限度的搞清楚個中因由。”

        云揚感覺自己已經恢復了兩三成的力量,立即悄無聲息的飄了過去……

        現在綠綠正在全心全意地消化突然暴增的因果之氣,分身乏術,難以幫得上什么忙,云揚的行動自然也就愈的謹慎起來。

        ……

        狐皇城。

        東方浩然與西門翻覆等滿臉沉重。

        “那就是傳說中的鎮海神杖吧?”

        “應該就是了。”北宮琉璃一臉的陰沉:“金光一散,海面立即風平浪靜,錯非鎮海神杖絕難辦到!”

        “鎮海神杖再現,這意味著……”

        四位主宰一臉凝重。

        那可是一擊號稱可以毀滅半個大6的神物!

        “等云揚回來,咱們須得仔細商議一下,情況愈的不樂觀了!”

        ……

2012法甲转会